來自尼泊爾的打工者

來自尼泊爾的打工者

2018年4月初在韓國漢城開完醫學會之後, 搭上飛往中國昆明的班機. 飛機大約載客7分滿. 我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旁邊是空位. 靠著窗則坐著一位看似印度人的年輕人. 由於昆明長水機場是中國進入東南亞的大門戶, 在飛機上看到東南亞國家的人也不稀奇. 因為大部分是到昆明轉機的.

時值黃昏時刻, 機艙內一片寧靜. 我則試著與旁邊這位老兄攀談. 很驚訝, 他的英文極為流利, 而且甚為健談. 在五個小時的行程裡, 一來一往, 我們談了許久. 原來他不是印度人, 而是尼泊爾人. 他自己承認長相跟口音都跟印度人很像. 他說他在韓國打工3年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據他說, 目前在韓國有幾萬的尼泊爾打工者. 大部分都是在工廠裡面做粗活的. 但是由於待遇相較於尼泊爾實在優渥太多了, 即使生活寂寞, 還是有很多人趨之若鶩. 很巧的, 在他座位正後方的那位老兄也是尼泊爾打工者, 也是在韓國賺足了錢之後準備回家.

跟我交談的這位老兄今年32歲, 已經結婚, 為了賺錢卻不得不跟太太長期分離. 過去3年多以來只見過一兩次面. 他說他在尼泊爾大學畢業, 研究所讀了一年就放棄了, 因為在尼泊爾讀書對找工作並沒有什麼好處. 很多人都是失業找不到工作的. 縱使大學畢業找到工作, 一個月了不得也才200美元左右. 而他在韓國的打工生活, 除了包吃包住之外, 一個月的薪水竟然高達2000美金. 也就是說, 在韓國打一年工相當於在尼泊爾10年的薪水.

這位老兄看是年輕, 但是頗有頭腦的. 每個月他會寄200塊給自己的太太生活費, 並另外寄200塊支持父母親的生活. 他在韓國則省吃儉用, 一個月頂多花個200塊, 所以他每個月可以存下1400元美金. 由於他有計畫的存錢, 3年多以來他已經掙了不少錢, 打算回尼泊爾跟兩位朋友做室內設計的生意.

他說室內設計這門生意在尼泊爾算是新的行業, 大有可為. 因為傳統上尼泊爾人雖然極為窮困, 蓋房子的時候往往喜歡把門面搞得很漂亮, 房子裡面則是非常的空洞貧乏. 但是漸漸的, 現在觀念改了, 大家注重生活的品質, 一些富裕的人, 也開始注重房屋裡面的裝設, 因此他認為將來前途大有可為.

他接著跟我談到尼泊爾窮困的原因. 由於國人生性樂觀, 因此並不很積極上進. 加上國內沒有工業發展, 也沒有任何的礦業, 要富裕實在不簡單. 政治的不穩定也是一大原因. 尼泊爾的主政者常常受印度掌控, 如果印度不高興, 就可以隨時讓這位主政者丟掉政權, 因此政治上長期來說很沒有效率.

我最後跟他聊了一下他們信仰. 他承認尼泊爾像印度一樣, 是一個多神崇拜的國家. 他們相信宇宙萬物都有神靈. 於是崇拜各樣神靈是他們生活裡面很重要的一部分. 大部分人即使窮困, 在崇拜各樣神靈與供奉寺廟憎侶的工作上也從不”手軟”. 因此原本極度缺乏的生活, 就變得更窮困了.

他跟我舉了一個例子我不太了解. 他說大部分尼泊爾人喝不起牛奶和羊奶, 卻為了崇拜精靈緣故, 往往必須買整罐的牛奶或羊奶到寺廟裡面, “澆灌”在偶像的身上, 以得到保佑庇護…..我藉機會問他說, 尼泊爾人有沒有想到他們費盡心力在崇拜的神靈, 幾千年下來仍然讓他們的生活如此的窮困, 這些神靈是否真的值得他們如此的崇拜? 他承認這的確是一個大問題, 他不確定是不是他的國人有如此的思考過, 但是至少情況到現在還是沒有好轉.

我最後跟他分享在高維的超自然中精靈存在的事實, 但所有具有能力的精靈並不盡然都是值得他們一生敬拜的神. 大部分這些精靈雖然有能力, 有可能就是讓他們世世代代窮困的原因. 我另外也跟他提到有關於家族性的邪靈在一個家族裡面世代的遺傳, 因此知道這個家族所有的事情. 又跟他分享區域性的邪靈如何掌管一個地區, 帶來很多的災難跟傷害.

當然我也要他去思考平常在寺廟裡面崇拜的各種偶像如何具有能力的問題? 我跟他說, 他們原本都是一塊木頭呀!…..他對於我這一些分享似乎很能理解, 頗為同意. 我最後也跟他舉了世界上很多國家崇拜各樣精靈, 而極度窮困的例子. 我希望這一些分享, 能讓這個年輕人回去之後有一些思考, 並且對他身邊的親戚朋友們傳播正確的思想, 漸漸的脫離崇拜偶像的迷失….

在飛機上跟這個尼泊爾打工者偶然的相遇, 讓我對尼泊爾這個國家有更深的認識. 讓我們祝福這個國家, 早日脫離各樣精靈的掌控, 真正認識那一位創造宇宙的真神, 回到真神的崇拜, 領受他們能夠享有的的祝福與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