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搭帳篷與傳福音

織搭帳篷與傳福音

前幾個禮拜的某一個週末, 我特地到墨西哥的Ensenada見一位福音工人, 這是經由另一位福音工人介紹認識的. 其實我知道這一位福音工人已經有大約兩年的時間, 這一次是在最後決定是否支持他之前的拜訪.

這是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的慣例, 希望藉著面對面的談話, 能夠更深入的了解前線福音工人服事的動機與屬靈生命.

與這一位福音工人見面以前, 經由社群媒體的通訊聯繫, 我已經約略知道他服事的範圍與項目, 包含一個教會, 兒童事工, 青少年事工, 吸毒者事工, 與街友事工等.

只是令我好奇的是, 這麼龐大的服事範圍應該有很多人支持他才對?! 為何還找上我.

見面之後, 我例行性的問他一些事工有關的問題, 之後問他目前有誰在支持他, 每個月大約多少金額, 這種詢問是我們財務透明的原則, 希望前線福音工人能夠誠實以對.

令我好奇的是, 他一派輕鬆的跟我說, 以前都沒有人支持, 不過從今年開始, 南加州有一個教會每個月支持他150塊美金.

這個答案讓我更疑惑了. 我更深入的問他, “用這麼少的錢, 怎麼支付你自己家庭的生活費, 與龐大的事工費? 你有同工嗎?”

他又輕鬆的回答說, “平常的服事就是由他們夫妻兩人, 與幾個好朋友家庭一起幫忙進行的. 每個人平常都有自己的工作, 賺取生活所需, 並貼補事工所需要的花費.”

這是一個典型的前方福音工人服事的例子 — “同時織搭帳篷與傳福音”. 興起發光所支持, 多個國家的很多福音工人都是這樣生活的.

我大約可以想像, 當他們內心有熊熊烈火想獻身服事的時候, 就是想辦法解決自己生活的問題, 與服事所需要的經費, 而不是在哪裡”乾等著”, 直到有人伸出援手來幫助他們, “作為印證”, 才開始行動.

組合圖片是另外一個例子. 這是我們所支持在緬甸北部的一位年輕傳道人. 那一片玉米田與水稻田, 就是他賴以為生以及支付服事需要的生財工具. 換句話說, 他必須一面服事, 一面耕種田地.

我問這位年輕傳道人, 那一片田地是租來的, 還是自家的? 他說是自己家裡的. 他繼續解釋說, 當先父在世的時候(他的父親以前也是當地的一位牧師), 由於沒有任何人支持福音工作, 因此必須賣力地在外面工作賺錢, 支付自家與福音工作的需要.

因此家裡一直省吃儉用, 還能有積蓄儲存, 並逐漸地, 在多年之間買下這一片富饒的土地, 生產農作物, 成為服事需要很好的後盾….由於田產穩定的供應, 讓他們除了平常的服事之外, 還有能力收養七個無依無靠的孤兒.

這位傳道人最近跟我說, 由於緬甸政治狀況的不穩定, 與生活物價的高漲, 小偷很明顯多了起來, 田裡的玉米常常會被偷. 因此他晚上必須睡在田中的小屋, 來保護他的玉米田….

我們其他的福音工人, 有當水泥工的, 有做木工的, 有幫忙搭鐵架的, 當然也有打零工的. 這就是他們生活的常態, 他們也不以為苦.

興起發光雖然在很多國家支持不少的福音工人, 但我們從不敢說, 我們支持他們所有的需要. 我們能做的, 就是每個月給他們一點小小的幫浦, 讓他們不要生活得這麼辛苦, 也讓他們知道他們不孤單, 有人正跟他們同行.

很多前線福音工人的生活, 與大部分弟兄姊妹所知道的傳道人的生活很不一樣. 他們沒有固定薪水, 沒有醫療保險, 沒有退休金,…他們甚至不知道明天是不是過得下去.

這些福音工人真實的活出“信心的生活”, 雖然或許他們從來沒有在教會中傳講任何有關於信心的訊息, 但我相信他們比許許多多的人更了解什麼是”信心”及“倚靠神”.

其實, “織搭帳篷與傳福音”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聖經中的使徒保羅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面靠著搭帳篷賺錢, 一面傳福音. 讓我們更佩服的是, 他所賺的錢, 不單單是支付他自己生活所需, 也幫補很多人及福音工作的需要.

使徒行傳的一段話就可以做很好的說明 — “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衣服。我這兩隻手常供給我和同人的需用,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爲有福。”

同時“織搭帳篷與傳福音”在現代的神國服事中, 應該多多的鼓勵發揚. 如此一來, 除了能夠為神國省下巨大的開銷之外, 更重要的是, 傳道人和福音使者, 由於具有真實的在“世界打拼的經驗”, 而能更了解“民間疾苦”與“弟兄姊妹們的需要”.

當然, 他們經由自己的“織搭帳篷”, 服事的生命也更能活出信心的樣式, 為廣大的弟兄姊妹樹立良好的典範(role mo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