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者的困境

殘障者的困境

不管身在何處, 做一個殘障者總比一般健康的人生活要困難許多. 因為行動不便, 很多時候都需要人家的幫忙, 很多的地方他們也去不了. 現在化的國家, 大部分的道路平坦, 無障礙措施普及, 對於許多殘障者卻仍然存在許多的困難. 如果在落後的國家那就更不用說了. 海地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在海地做一個殘障者, 被認為是咒詛的結果, 羞恥的象徵. 大部分的時間他們都停留在家裡. 當有機會出去的時候, 則因為道路崎嶇不平, 破碎不堪, 讓他們真是寸步難行. 尤其一年六個月雨季期的時候, 東一個坑洞, 西一個坑洞. 若沒有旁人的幫忙, 他們哪裡都去不了.

興起發光最近在海地決定接下一個項目, 幫助35個殘障者, 年齡從7歲到25歲, 有機會到學校接受教育. 今天我在孤兒院跟在海地發起這個項目的一位弟兄開會, 並表明了決定 支持他們接受教育的機會. 因為讀書對他們實在很重要,  在這之前他們都是文盲.

先前在電子郵件往來溝通的過程裡面, 這位負責的弟兄向我透露他在Hinche附近有一塊地. 所以這一趟來就想去看看這一塊地, 能夠拿來做什麼用. 心裡想, 如果能夠替他們在這裡蓋一個職業訓練中心那就最好了.  於是中午跟這個弟兄, 就去參觀他的這一塊地.

他跟我說不遠, 就在城市的旁邊. 我們坐上卡車, 他則藉著四, 五個人的幫忙, 抬上卡車的後面. 車子走過一段崎嶇的道路之後, 由於前面的道路更為難行, 於是我們只好下來走路. 在一段幾百公尺的路程中, 地勢高高低低, 又要經過一個很大的垃圾堆, 之後, 一段下坡路才到河邊.

在這段短短的路程中, 這位殘障弟兄卻要藉由四個人的幫忙, 或推, 或抬, 才有辦法通過. 想想看, 有誰看過四個健壯的人把一輛殘障車抬高起來, 往前走的簡況? 可是這幕景象就這麼真實的在我眼前發生. 這個弟兄尚且有其他人的幫助出來走動, 絕大部分海地的殘障者又是怎麼一個景況?

到了河邊, 這個弟兄手指著河的對岸跟我說他那一塊地就在那邊. 天啊, 5, 60公尺寬的河面, 加上湍急的河水, 我們怎麼過河啊? 我猶豫了起來, 跟他說, 我已經知道那一塊地的所在, 今天就到此吧. 他則一直說一定要帶我過河去看看他那一塊地有多美好….

此時, 我口氣變得更堅定的對他說, 將來如果在這裡有個訓練中心, 您的殘障朋友怎麼過河? 他竟然說, 沒問題的. 家人可以幫他們推過去的….. 我心想, 要過這一條河非得有四個人幫忙才過的了, 一般的家庭哪有這樣的人力, 跟持久願意的心呢?

我最後下定決心, 很堅定的跟他說, 這個殘障訓練中心的計劃必須暫時停止, 因為真的不實際, 也不可行. 要一直到我們找到一塊地點 靠近市區, 方便殘障者到達的地方才能重新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