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失控的國家 — 為海地禱告

一個失控的國家 — 為海地禱告

今天早上我接到海地前方的福音工人傳給我訊息, 告訴我海地首都太子港幾乎已經被暴亂份子控制. 而且當地的汽油嚴重短缺, 每加侖用20塊美金也買不到, 食用米價錢更是漲了1倍以上.

紐約時報這兩天報導了當地的狀況, 很明顯的, 缺油, 缺食物, 缺電力, 已經變為當地的常態.

海地是西半球最貧窮的國家. 海地的貧窮程度很難用言語形容. 事實上它比很多的非洲國家更貧窮.

長久以來的貧窮, 帶來動盪不安的政治與社會, 人民生活更是大受影響. 今年海地總統被暗殺, 最近又有17個美國人到當地探訪孤兒院的時候被綁架, 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不法份子要求每一個人質100萬美金的贖金, 總共是1,700萬美金, 否則就要殺害這些人質.

太子港已經被封稱為“世界的綁架之都”. 2020年上半年有88件的綁架事件, 今年同時間內增加了4倍以上, 總共有395件的綁架案.

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在中海地服事的幾個村落, 所建立的學校, 因為不斷示威, 遊行, 與暴動, 這幾天也停課了.

長久的政治動盪, 造成我們在當地的福音工作越來越困難, 各樣費用也越來越高. 目前我們只守住五個村莊的學校與教會, 其他的福音項目暫時停擺.

事實上, 由於冠狀病毒疫情與當地的社會的動盪不安, 我已經兩年沒有去海地了. 前一陣子本來計畫前行, 最後還是被我太太攔阻下來, 因為當地真的是太危險了.

記得2019年我帶短宣隊去, 所有通往太子港的道路都被暴動份子佔領, 燒輪胎撒釘子, 我們被困在中海地的盆地出不來, 最後幸運的雇了一架五人座的小飛機, 飛到我們居住地區附近的草坪, 把我們帶離當地.

我記得到太子港機場的時候, 還不能走出機場, 因為外面實在太危險了. 我們是由機場內的後門, 直接反向進入機場, 到航空公司的櫃檯報到, 之後再飛回美國的.

海地永無止境的動盪, 實在讓人家很挫折, 而且很沒有盼望. 很多人心理上都覺得這是一個沒有救的國家, 也認為是一個錢坑, 不該繼續幫助他們. 我可以理解這種心情.

事實上, 以海地這麼小的一個國家, 竟然有著全世界最多的慈善機構, 聽說高達一萬個(未經證實的數字). 大家蜂擁而至來幫助他們.

我的小女兒幾年前就曾經在海地待過一年多, 當醫院的志願者, 並且負責幾個村莊的公共衛生事項. 我多次進出海地, 每回在美國上飛機要去的時候, 所見的都是要去海地幫助他們的人.

為什麼這麼多人幫忙仍然未見好轉. 道理很簡單, 答案也很明顯, 因為他們是一個迷信巫毒(Voodoo)的國家. 即使到現在, 巫毒教的巫師用活人祭拜撒旦的事情還時有所聞. 如此流無辜人血的地方, 上帝如何祝福他們?

所以海地的唯一救贖不是眾多的慈善機構, 而是深切的悔改, 並且回轉歸向獨一真神.

我們之所以堅持在當地的福音工作不撤退的原因, 就是把希望放在村莊下一代的孩子們. 這也是神最近透過先知提醒我的, 海地的福音工作只有到下一代被興起的時候才會被翻轉過來.

做一個福音工作者, 我必須有異於常人的眼光, 與堅定的心志. 越是貧窮, 動盪不安, 時有戰亂的地方, 越有福音的機會. 因為人心剛硬, 除非走到盡頭, 心不會柔軟下來.

神的兒女們與教會啊! 看到海地的現況, 請不要憤怒與失望, 讓我們學會用神的眼光來看待這一塊被咒詛的土地, 並且為他們禱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