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誠待人 必有大福

以誠待人 必有大福

3月中, 在C國B城短暫停留48小時. 離開的那天是禮拜天, 於是就趁離開前, 最後的幾個小時, 拜訪當地的一個教會並分享訊息.

這個教會我這一次是第三次來. 雖然跟他們認識不是很深, 但這個小教會對我們目前在亞洲的宣教工作有很大的幫助. 他們每個月按時供糧給我們. 讓我們在某些地區的福音工作能夠順利的推展.

他們既有的幫助我們已經感激不盡, 想不到這一次短暫的拜訪竟然有更多的收穫. 原因是當天招待我午餐的時候, 教會的負責人竟然對我說, 他們最近奉獻的狀況非常好, 問我需不需要更多的幫助? 我當然回答他說好啊! 如果你們願意的話. 兩天之後他們的同工會竟然全票通過要給我們更多的支持.

跟這個教會的結緣要推回兩年前. 當時我受邀到B城的一個大型教會帶領退休會跟宣教年會. 利用時間的空檔, 一個朋友介紹我到這個小教會拜訪, 並簡短分享訊息. 短暫的停留認識了幾個同工, 並且互留微信名片. 如此而已.

去年初他們幾個同工到北美洲來拜訪朋友, 出發前曾經跟我聯絡說, 可能會到南加州, 並說明可能是哪一兩天. 當他們到達北加州之後我就跟他們聯絡, 說如果到南加州一定要來找我. 他們說一定的.

到了他們既定的行程的那一天, 我等了又等都沒有他們的訊息, 於是在當天傍晚, 就用微信打了一個電話給他們, 問他們說到底有沒有到達南加州了? 回答人的說, 他們正趕往聖地牙哥的路上.

我說你們到底在哪裡? 他們用谷歌地圖顯示了當時他們車子的的位置. 我看了之後, 馬上給他們回覆說, 嘿, 你們的位置就在我居住城市的旁邊耶, 趕快從高速公路上折返, 都已經晚上了, 我帶你們去吃飯吧! 於是我把附近一個餐廳的位置傳給他們, 要他們開到那邊跟我會合.

我們在一個美式餐廳吃了簡單的晚餐, 談話中大家更多的彼此了解. 當然他們也問我現在的服事是什麼? 我就跟他們提到興起發光的工作. 超乎我意料之外的事, 這幾個人都是該教會的核心同工, 包含教會的負責人跟財務.

他們很自然的跟我說, 他們教會可以支持我們的工作. 等他們回去之後, 要我把興起發光的需要跟他們分享, 他們同工會開會再做決定. 後來當然就很順利的通過了支持我們的方案.

這個就是整個事情的緣由. 一群我不熟的遠方朋友, 有機會來到南加州, 我熱情的款待他們一個簡單的晚餐, 竟然給我們的福音工作帶來這麼大的祝福. 後來由他們更多的分享我才知道, 這個教會90%以上的奉獻都用來支持很多宣教的工作. 我們只是眾多被幫助的團體之一.

在我過去多年的生活經驗裡面, 我發現以誠待人跟樂於助人這兩件事, 最後都給我自己帶來很大的幫助.

舉例來說, 我曾經在台灣的醫院幫助一個寫不出文章的年輕醫師, 順利的升等講師, 我當時都可以看到他眼中感激的淚水. 後來我來美國要買房子, 還缺幾百萬, 他竟然二話不說, 也不用借據的就借我了.

又有一件事情是, 1996年當我從德國進修回台灣之後, 開始積極地做一些臨床的研究工作. 當時部門有一個總醫師要升等研究醫師需要一篇文章, 結果投搞到醫學會一直被退稿.

我看到這種狀況就跟他說, 不要再投了, 我幫你吧. 當時我就把我正在做的一篇肝癌研究的結果, 投到美國一個頗富盛名的醫學雜誌, 我把他列為這一篇文章的第一作者, 文章刊登之後他的升等當然也沒問題了.

當時有人勸我說, 嘿, 你怎麼這麼傻, 把這麼好的一篇文章白白送給他呢!? 你自己的研究工作才剛開始, 連一個講師資格都沒有呢?我回答他說, 道理很簡單, 如果我一輩子只能夠寫一篇文章, 那這篇文章送人也無所謂.

相反的, 如果我是一個很會做研究的人, 能夠寫很多文章, 那幫助人一篇又算什麼呢! 這就是我的處世態度. 一直到今天, 我雖然學術上有一些成就, 我仍然用這種方式在帶年輕人, 鼓勵他們, 對他們不吝嗇, 跟他們分享我的成就, 結果為我自己贏得很多的友誼, 與”忘年之交”.

其實人跟人的相處很簡單, 那就是以誠相待. 當你敞開心胸, 誠懇的待人, 別人一定可以感受到, 也會用誠懇的態度來跟你相處. 相反的, 如果你顯得很老練, 處處防範人, 別人也會防範你. 你說是嗎?

有人就用了一個比喻說, 人跟人的相處最好是投直飛球, 而不要投變化球, 你會投變化球, 別人比你更會投. 希望個人的這些經歷能夠祝福各位弟兄姊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