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士是這世界上不配有的人(I)

宣教士是這世界上不配有的人(I)

新約聖經希伯來書11章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 “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這一段話原本是用來描寫基督徒因著信心, 雖然沒有看到所應許的已經成就, 但是仍願忍受各樣的試煉跟痛苦.

對現今在自由世界的基督徒來說, 我們很難想像信仰還需要忍受這麼多的苦難. 但是這話如果用來描寫宣教士, 那就再貼切不過了. 這話明顯的指出, 因著信心而忍受各樣痛苦的人是世界上不配有的人. 的確, 就我的看法, 宣教士真的是這世界不配有的人. 這個世界是功利的, 短視的, 狹隘的, 懦弱的, 因此不配擁有犧牲自己, 宏觀, 而且勇敢的宣教士.

宣教士也是我們不了解的. 我們不了解他們為什麼這麼勇敢, 這麼願意放下自己, 為了福音的緣故覆湯蹈火在所不惜. 我們如果回顧最近一兩百年之內, 那一些歐美來到中國的宣教士, 就可以了解, 若不是神的召喚, 沒有人會這麼”瘋狂的” 犧牲青春, 攜家帶眷, 飄洋過海, 來到與他們血緣上, 文化上, 毫無關係的中國.

而感動神也感動人的, 有些時候並不在於他們做了什麼, 而是他們想做什麼. 就像內地會的創辦人戴德生宣教士因為熱愛中國所說的一段話:”假使我有千鎊英金, 中國可以全數支取, 假使我有千條性命, 決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這樣豪邁萬丈的話, 絕不是一時血氣還是空話, 乃是立基於他一生大部分的歲月都獻給中國. 下面要介紹的這一位”準”宣教士, 跟千百位獻身在中國的歐美宣教士都不同. 他立志要到中國當宣教士, 但是在還沒有到達以前就病死了. 儘管如此, 因著他的”心”, 他仍將名傳千古.

威廉博登(William Borden, 1887-1913)一生只有26年的歲月, 是美國芝加哥一位企業家之子. 家財萬貫. 在他16歲中學畢業那一年, 他的父母親給他一次環遊世界的機會, 在旅程中, 由於所見所聞, 他開始有了要當一個宣教士的想法. 在倫敦的一次宣教會議中, 他把自己獻給了神. 之後, 他進入耶魯大學就讀, 在這期間, 他參加一個禱告團體, 在大學各年級的同學之間傳福音. 一次到納許維爾(田納西州首府)參加打開穆斯林世界傳福音的會議讓他印象深刻, 於是心中有了要到中國西北回民地區傳福音的想法, 他的目標地是甘肅. 大學畢業之後, 他繼續進入普林斯頓神學院深造. 期間, 對各樣傳福音的工作一直沒有間斷. 甚至他一度成為內地會北美委員會的一員, 與慕迪神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的主管.

神學院畢業之後, 到中國西北部去宣教之前, 為了要熟悉回教習俗跟阿拉伯語, 他先去了開羅, 很不幸的, 幾個禮拜之後卻因為腦膜炎而病逝了. 當時他媽媽遠從美國來看他, 卻參加了他的喪禮. 他的墓碑上提了一段話, 是他普林斯頓的神學教授Charles Erdman所寫的: “除了對基督的信心之外, 沒有辦法來解釋這樣的一個生命” (“Apart from faith in Christ, there is no explanation of such a life.”). 他身後把八十萬美金捐給了中國內地會跟其他的宣教機構. 為了紀念他, 內地會把蘭州的一個醫院命名為博登紀念醫院(就是現今的蘭州第二人民醫院).

威廉博登在中國的宣教史上沒有留下任何的事蹟, 卻因他對基督的信心, 甘願捨下他的財富, 地位, 與世界上的才幹, 而一心向著標竿直跑. 細讀他的生平史, 發現他才華橫溢, 天 資過人, 若再加上他能繼承的產業, 在這世界上他必然能夠大展鴻圖, 登峰造極. 然而他卻視這一些如糞土, 一心只想著神國的福音工作……

我們常常說, 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是的, 威廉博登在中國的宣教史上雖然沒有結什麼果子, 但是他從決定要獻身給神, 到他過世, 短短的十年之間(16歲到26歲), 所留下的三句話: 不保留(No reserve), 不撤退(No retreat), 不後悔(No regret), 就足為所有基督徒, 在信仰上以及對基督的愛的楷模了. 這三句話是他”獻上自己”, “勇敢踏出宣教的旅程”, 跟”犧牲年輕的生命”, 三個人生階段最好的寫照.

的確, 宣教士是這世界上不配有的人, 也是我們所不了解的. 他們常常站在福音的最前線, 經歷各樣的危險, 忍受各樣的痛苦.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在你基督信仰的生活裡面, 除了常規的教會活動以外, 請時時在禱告裡面紀念這一些為了福音工作, 而捨下自己, 為主站在最前線的宣教士. 如果有可能的管道, 也請在財務及關懷上, 獻上你的一份, 成為他們的幫助. 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