務實的幫助

務實的幫助

前些日子海地的大地震以來, 我們在各社群媒體又開始看到各慈善機構開始募款的消息.

上個禮拜台灣的一位姊妹轉傳給我, 某一世界級的慈善機構為海地的地震募款的訊息. 我當下馬上用語音回覆她, 表達我個人的意見與關切.

看看我所要敘述的這個故事, 您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這篇短文所附的三張相片是在2019年2月我帶短宣隊去海地的時候, 在中海地的某一個偏遠村莊拍攝的. 拍攝時間是禮拜六的上午.

當時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在該村莊有拖鞋製作班與英文班的課程. 這兩個課程通常都利用禮拜六的上午舉行. 而舉辦的地點, 是一個”建築完善但從來沒有被使用過的學校.”

這個學校有好多間的教室, 以及廣大的校園. 我們當時到這個村莊去的目的, 除了訪視正在上課的村莊學員之外, 也要去看我們要在該村莊蓋一座小學的預定地.

我很不解地問了海地的同工, 這個村莊已經有了這麼美麗的一所學校, 為什麼我們還要來這裡蓋學校呢? 需要性又在哪裡?

經他解釋之後我才豁然開朗. 他說這一所美麗而完善的學校, 是2010年海地大地震之後, 某一個世界級的慈善機構, 來這個村莊蓋的. 蓋完之後“他們就走了”, 學校的財產所有權則歸屬於政府.

但由於政府沒有錢, 過去近10年來, 這座學校就這樣空蕩蕩的擺著, 從來沒有營運過一天, 當然也沒有學生.

我繼續問他說, 那我們要在這個村莊辦學校, 是不是可以直接使用目前的這個建築, 如此就可以省下一筆建設費? 他回答說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這個學校屬於政府的財產.

他又跟我說, 2010年的時候, 這一個世界級的慈善機構, 在海地多個地方都蓋了這樣的學校, 之後”拍照存證”, 就”走人不管”.

我們都知道, 在偏遠貧困地區設立學校, 硬體建設只是開始的第一步而已, 之後如何維持運作才是最挑戰的.

我非常訝異這個世界級的慈善機構竟然如此的做著這樣的“表面功夫”交差了事. 他們豈不知, 學校要聘請老師, 每個月付老師薪水嗎? 給一個貧窮的國家/村莊, 一個完善的學校建築, 卻不管後續的經營, 他們哪有錢來做這事呢?

海地同工又繼續跟我分享, 某些大型慈善機構在海地過去十多年來所參與幫助的項目, 有些真的是“越幫越忙”, 不僅沒有實際的改善, 有些時候反而帶來更大的傷害.

就與食物/麵粉的救助來說, 有些機構給予的標準是依照家庭人口來計算, 看來似乎很公平, 但有些海地人為了多領取, 竟然就生了更多的孩子, 如此貧困的問題就越來越嚴重.

我又問當地同工一個有趣的問題, 這些大型的慈善機構在海地挖水井嗎? 他說很少或沒有. 我反問, 一個村莊挖一個水井足夠持續50-100年, 而且實際解決了很多民生與衛生的問題, 為什麼不要呢?

我非常不解. 不過就拍照存證, 展示給他人看的觀點來說, 一口水井顯然非常不起眼, 拍不了什麼東西, 而興建任何一種建築, 則顯的巨大而明顯無比. 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而已.

我對這些世界級機構在這一些貧困國家的作為, 感到不可思議甚至心寒. 我相信他們的確做了一些美好的事, 提供了某些及時的幫助, 但我也相信, 如果好好規劃, 更務實的進行, 他們的幫助將更大更美好.

興起發光在海地的工作雖然跟他們相比顯得極其渺小, 但我們卻是非常的務實. 就以興建學校來說, 我們深知, 學校持續的營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硬體設備是極其次要的.

因此我們在當地所興建的五所學校, 總是花最少的錢在教室的興建上, 而把大部分的預算留在以後每個月能夠有能力付老師薪水.

想想看, 五所學校目前聘用32個老師, 每個月都是一筆很大的開銷, 怎麼樣確保這些老師都能及時領到薪水, 讓學校多年的營運下去, 才是我們思考的重點, 學校的外貌與樣子是最次要的.

這些大型的慈善機構一定比我們更了解這樣的原則, 而為什麼他們不做呢? 我想原因很簡單, 做一件事或一時的事都比較簡單, 要持續的把一件事情長久的做好, 則需要有不斷的資源供應, 與心力的花費, 挑戰性顯然更大更大, 這是大部分人不想去做的.

對一個學校來說, 人們不想只是看到一個美麗的建築/校園坐落在某一個地方, 他們更想知道的是, 該地區哪一些原本沒有讀書機會的孩子, 經過多年的學校教育之後, 他們長成什麼樣的人? 又做了什麼樣的事? 無怪乎我們會說教育是百年大計.

興辦學校只是一個例子, 其他的工作也是一樣. 怎麼樣讓這些工作在偏遠貧困地區發揮長久的效益, 是時時必須有的思考. 因為唯有這樣, 才是為這一些貧困的居民提供了最務實的幫助. 您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