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巫術 遠離咒詛

遠離巫術 遠離咒詛

巫術, 不管是顯明的, 或是隱藏的, 仍存在於當今許多先進與落後的國家.

巫術似乎存在著一股神秘的力量, 吸引著人去追逐或相信它. 但很多人或許都不知道, 巫術跟咒詛其實是分不開的. 也就是說, 誰追逐巫術, 咒詛就臨到誰. 這樣的事實, 對個人, 家庭, 團體, 或國家都成立.

舊約聖經申命記例舉了占卜和其它行為都是”耶和華所憎恨的”, 如用孩童祭祀, 用法術, 行巫術, 占卜和交鬼, ..等.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 看看這三張圖片就知道了. 這是海地與多明尼加的交界. 一邊土地貧瘠一邊青蔥翠綠. 這兩個國家共存與一個島上, 氣候, 雨量, 溫度, 應該都很類似, 但景觀為什麼這麼截然不同呢?

原來是海地因為一直非常貧窮, 沒有電力, 沒有天然氣, 人們為了取得燃燒的材料, 森林都被砍伐光了. 因此去森林化(Deforestation)的狀況非常嚴重.

海地的貧窮, 當然有很多的原因可以去追溯, 但絕對脫離不了跟他們崇拜巫術有關係.

在兩百多年前法國統治海地的時候, 由於缺乏伐甘蔗工人, 因此自非洲帶進了很多的“黑奴”, 這一些人就是當今海地人的祖先. 想不到的是, 這一些來到海地的非洲人, 也把他們的信仰帶來了, 那就是巫毒(Voodoo).

巫毒是海地人最普遍的信仰, 舉凡占卜, 問事, 醫病, 都會找巫毒的祭師. 巫毒教的人每年也都有大小不等規模的祭拜儀式. 這種崇拜撒旦的儀式不僅邪惡而且非常殘忍.

幾年前我認識一位美國宣教士, 他跟我說, 他的兒子在海地當宣教士十多年, 確實知道在首都太子港每年都有一場盛大的崇拜撒旦的儀式, 在這種儀式中不只廣泛使用動物的鮮血, 甚至也用活嬰祭祀.

我對海地人因為信奉巫毒, 而祭拜撒旦的事當然相信, 但是對用活人祭祀的說法還是存疑. 不過這個疑問, 在這兩天, 從海地一個孤兒的故事, 終於得到解答了. 原來活人祭祀的事情是千真萬確的.

圖片中這個小男孩目前就居住在中海地Hinche城市的一個孤兒院. 他之所以成為孤兒, 是因為在他很小的時候, 他的媽媽被一個巫毒祭師, 在一個敬拜撒旦的儀式中殺害了.

從此以後, 他的命運變得更不堪, 他被強迫住在巫毒園(voodoo yard)中, 如奴隸一般, 被無止境的勞役, 參與無數的邪惡儀式. 當然他也必須幫巫毒祭師用水潔淨病人, 宰殺雞羊各樣的動物作獻祭之用….至於平常清掃房屋, 洗滌碗盤, 與挑水之類的事情那就更不用說了.

幾年之後, 那個長年虐待他的女巫師, 竟然想像當年殺害他的母親一樣, 也把這個小孩殺了, 來當祭拜撒旦儀式的祭物, 所幸當時一個良善的天主教徒秘密的把他救出那個女巫師的家, 他的命運才可以改觀.

目前這個小男孩居住在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所支持的一個孤兒院中, 快樂的生活著. 他的願望是將來當個牧師, 來祝福人也幫助人.

以上, 海地這個小男孩的故事, 聽來實在非常驚悚, 不過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我們相信這樣的事, 在海地不止一宗, 一定也發生在一些其他的地方.

一個海地小孩的生命故事, 說明了這個國家是多麼的深陷在黑暗的權勢與巫術之中. 因此我們就不難想像, 為什麼這個國家一直處在貧窮與咒詛之中, 似乎有一個巨大的, 無形的枷鎖, 轄制了它的翻轉.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 海地人信仰巫毒的極端現象似乎與我們毫無相關, 但卻值得我們警醒. 畢竟巫術正以各樣的形式存在於當今的社會在吸引誘惑我們, 我們豈能不小心的閃躲遠離呢?

我們相信, 只要敬畏耶和華, 遠離惡事, 咒詛的事情就臨不到我們.

興起發光目前在許多國家的福音工作中, 單單投注在海地的資源就大約有50%. 之所以投注這麼多, 我們深信海地翻轉的唯一答案, 就是遠離崇拜巫毒的惡事, 反轉歸向獨一真神.

因此, 在這個黑暗的大地, 我們很有耐心的, 一個村莊, 一個村莊, 慢慢的點燃聖靈的火炬, 引領人心歸向神, 我們相信終有一天, 這一把把小小的火炬, 終將匯聚成巨大的火把, 讓這一塊受咒詛之地全然被翻轉, 重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