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遺忘

從未遺忘

在生命旅程的軸線上, 時間不斷的往前推移, 過去的事則不斷的往後倒退, 兩者距離越來越遠….. 但很多消逝已久的人事物, 卻被一種東西緊緊的連結在一起, 那就是記憶. 記憶讓有些久遠的事情變得越來越珍貴, 如果可能的話, 我們都渴想把他一一尋回.

興起發光所支持的中國西南山區的一位孤鳥傳道人住在距離昆明大約兩個小時的一個城鎮. 他在2018年8月初記錄了以下的一段福音探訪旅程. 這是一個魂牽夢掛20年才得以成行的重逢之旅. 是有關於一個當年年輕的”牧羊人” 與他失散的”群羊”的故事.

“從彌勒到景洪市全程高速有660公里. 連續開車要8個小時. 如果不走高速道路, 要整整15個半小時才能夠到. 從景洪市到橄欖壩有40公里. 從橄欖壩到聚會的地方有10多公里. 從橄欖壩到景納壩有100多公里. 從橄欖壩到勐腊的義烏也有100多公里.”

20年前, 這位孤鳥傳道人還是20出頭的年輕人. 在他服事的初期, 他常常在一個涵蓋幾個縣市的廣大區域到處佈道傳福音. 在雲南東邊的文山州丘北縣, 就是他服事的地區之一. 當時, 當地居住不少的苗人. 每一次這位年輕的傳道人要到丘北縣去傳福音的時候, 常常都要走上一兩天的路程, 旅程中肚子餓的時候, 就只能手抓帶在行囊中的冷飯裹腹.

由於時常到當地探訪的緣故, 這位年輕的傳道人自然跟苗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漸漸的, 福音也傳進40幾個苗人家庭. 不料, 由於同族仇恨的關係, 官方介入調查, 之後把這40幾戶信耶穌的苗人家庭判為異端邪教, 有幾個人被關入監牢多年, 很多家庭的財產與物品都被充公. 這四十幾戶人家, 之後被迫離開家園, 遷徙至雲南南邊的西雙版納. 與他們原來居住的邱北縣, 兩地相隔將近千里.

一個突發的事件, 讓一個年輕牧羊人與他看守照管的眾多群羊就這樣失散了. 20年來, 這位孤鳥傳道人從沒有忘記他失散的群羊, 但他只知道這一些被迫遷移的苗人, 現在居住在雲南的南邊, 卻不知道確切的位置所在. 另一方面, 由於兩地相隔將近千里, 加上這位傳道人長年生活窘困 , 也沒有汽車, 因此, 即或思念, 也無法付諸行動去追尋.

20年之後, 機會終於出現了. 一位當年受迫害關入監牢的苗人, 在出獄之後, 到昆明工作. 近年來, 這位苗人透過多個管道, 並多方打聽消息, 終於找到這位當年牧養他們的孤鳥傳道人. 於是, 透過這位苗人的聯絡, 這位牧羊人終於與失散20年的這40幾戶苗人家庭聯繫上了.

這位傳道人雖然目前有一輛汽車, 但是卻沒有盤纏可以去千里之外的西雙版納探望他們. 為了成行, 他只好先挪用了兒子積蓄多年的零用錢, 作為旅途中的花費支用. 這40幾戶苗人家庭雖然是遷徙到西雙版納, 但卻散居各地. 有的住在橄欖壩, 有的住在景納壩, 有的住在勐腊的義烏, 還有一些住在其他地方的.

孤鳥傳道人由一個地方, 走過彎蜒難行的山路, 到另外一個地方, 之後, 再到另外一個地方, …. 一處過一處的, 與他失散多年的群羊相見. 20年前, 他所牧羊的成年的苗人如今已兩髮斑白. 當年的小女孩, 如今已成為小孩的母親, 當年的小男孩也已成為小孩的父親.

但是年華的老去與消失的童年卻阻隔不了他們相見的渴望與興奮, 短短幾天之內, 他們快樂的吃喝在一起, 夜夜聚會, 講神的話, 在這短暫歡樂的時光裡, 有他們遠古以前的共同記憶, 這些記憶如此清晰, 如此美好, 值得他們一而再, 再而三的細細品味.

離別的時候, 苗人們準備了自己生產的香蕉, 飼養的土雞, 與大包小包的農產, 堆滿孤鳥傳道人的車, 並且再三的邀請他每年務必要去探望他們兩次…. 只是兩地相隔千里, 千山萬水, 真不知重逢是何時.

離開的時候, 雖然這位傳道人與他曾經牧養的苗人, 都不知道是否還有相見的機會, 即或相見, 也不知是何時? 但有一件事情他們非常篤定: 20年前, 一位火熱的年輕傳道人, 晝夜行走, 不辭辛勞, 到文山州丘北縣, 傳福音給他們, 讓他們認識耶穌的美好記憶, 他們從未遺忘.

羅馬書10:15 — 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

**後記, 興起發光在知道這個感人的重逢故事之後, 即刻給這位孤鳥傳道人留了微信語音訊息, 願意在他未來每年再到西雙版納看望這一群小羊的時候, 每次提供他2,000塊人民幣, 當作旅費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