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面到裡面: 一段四年的旅程

從外面到裡面: 一段四年的旅程

***以下這篇短文, 是我3年前寫成. 主要在描述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在海地的第一個教會, 由一開始的樹下敬拜, 到遷移入室內的敬拜, 短短100公尺的距離, 卻整整花了4年的時間. 我藉著這個事情來形容我們人生裡面有很多懸而未決的事, 其實直線距離也很短, 但卻一直走不到, 藉著這個比喻來鼓勵大家不要放棄, 要勇敢的走下去, 終有到達的一天.

100公尺的距離, 需要多久時間才會到達? 世界上最快的短跑選手可能只要10秒鐘. 慢慢散步, 不會超過5分鐘. 即時坐輪椅, 慢慢滑行,也不用10分鐘. 嬰兒爬行呢, 可能要半個小時 吧. 可是如果100公尺要你走4年, 甚至更久, 你願意嗎?

這兩張圖的所在, 就在海地牧師Jeremy的父親生前購買的那一塊農地上. 兩處距離大約就100公尺. Jeremy在父親過世的時候, 大約30歲. 他傳承父親的屬靈遺產, 也當牧師. 但是因為沒有基礎, 沒有任何金錢的支持, 於是就在自己家鄉Hinche的附近, Caswa這個村落, 他父親所留下的這一塊農地上開始他的教會. 上面那張圖就是他的教會. 什麼? 這是教會. 這不就是戶外長板凳嗎?

我自己去過世界上一些地方宣教過, 也因此有機會在不同教會聚會. 有兩個讓我最震撼, 就是所謂的戶外教會. 沒有建築主題, 沒有遮蔽, 赤裸裸在陽光下. 一個位於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 Esenada南方大約兩小時車程的一個印地安村落.

當時我們有一個醫療團隊去服事他們, 並參加他們主日的崇拜. 地點是在戶外, 時間從中午12點半開始, 戶外溫度大約華式100度. 中午12點半開始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 沒辦法. 因為當地的農人必須趁著早上陽光不大的時候, 趕快下田耕作, 等到中午太陽很炙熱了, 才結束工作去聚會.

我還記得一開始聚會的時候因為人數不多, 為了等人, 延遲了一下才開始. 我們跑到馬路上去, 用手勢”呼叫”一些還在回途中的農人趕快過來聚會…..

另一個戶外教會, 就是海地牧師Jeremy的教會. 在這樣的一個教會聚會有多不容易你可能很難想像. 對於散住在附近的居民可能還容易些, 只要走個30分鐘, 頂多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 可是對於Jeremy孤兒院的小孩子, 如果要從Hinche走到這裡, 非得一個半到兩個小時不行. 而且都是崎嶇難行的路.

為了讓他們不要這麼難過, 尤其是一些孩子很小4,5歲, 只好用一部小貨車來回接送, 來回一趟要一個小時左右, 總要幾趟才能夠把人全部帶到教會去. 所以聚會的時間誤差會將近一個小時. 第一批到的孩子可能要從8點多在哪裡 一直等到最後一批的孩子11點多到的時候, 才能開始聚會.

敬拜呢? 怎麼辦? 當然有, 不過只能清唱. 最糟糕的是這種野外地方根本就沒有廁所. 很難想像如果是女生要上廁所怎麼辦? 我去年有榮幸在這裡用中文講道, 再透過小女兒翻譯成Creole他們的語言, 我算了一下, 從我到達到離開大約4個小時. 在炎熱的太陽底下, 雖然口渴, 我總有小心喝水, 不可喝多了, 否則就得憋尿…..

Jeremy牧師雖然長年來回奔波, 但是我看他的眼神總是極為堅毅. 他說服事神的教會, 服侍他的子民, 傳福音, 就是他的呼召. 所以雖然勞苦, 聚會地點不理想, 他也從不氣餒, 堅定的走下去. 他父親曾經跟他說, 希望有一天在那個農地上蓋一個學校, Jeremy也相信這個學校一定會蓋成. 想不到今天真的成就了.

而這個學校簡易的建築在禮拜天也就很自然地成為他的教會. 從戶外教會到室內教會, 短短100公尺的距離, 他走了4年. 他終於走到了. 今天在新的教會裡面, 學生加上附近的居民, 總共250人來參加聚會, 在熱烈的讚美聲中, 大家高聲頌讚神的偉大, 在這個沒有人會注意的小村落裡面, 神真是做了奇妙的事.

朋友們, 你的生命裡面是不是也有一段路正在走, 還是有一段路想走, 但是從來沒有開始過? 一段生命的路, 直線距離常常都不是很遠. 譬如說, 只是從客房到主臥室 (夫妻分房睡), 從樓下到樓上 (親子關係), 但卻可能讓我們走的氣喘噓噓, 精疲力盡, 中途而廢.

Jeremy牧師, 雖然花了漫長的4年, 才走100公尺, 但是終究他走到了. 你的距離應該更短, 很可能只是從這個房間到那個房間, 時間也應該更快才對. 即或你走得比Jeremy牧師還慢, 終究會有走到的一天.

但重點是, 你必須決定要走, 起來開始走, 不放棄的繼續走, 而且不能走錯方向. 尤其是不能走到外面去…. 總有一天, 你也會像Jeremy的教會一樣, 高聲頌讚神的奇妙偉大. 願神祝福你.

—– 謹以這一篇短文, 獻給普天下為了各種人生關係在痛苦掙扎的神的兒女們. 這種痛苦掙扎我也曾有過, 也走了很多年. 我都可以走到, 我相信你們更可以.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