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他們同行(II):孤鳥(兒)傳道人

與他們同行(II):孤鳥(兒)傳道人

孤鳥(兒)傳道人
有一種傳道人(或者宣教士)心被神觸摸, 大大的火熱, 於是背起行囊, 離開故鄉, 到遙遠的他地, 住在山野林間, 過著清苦簡單的生活. 他們不是一個人, 他們全家都去了. 放著好好的生活不過, 如此的不合邏輯, 如此的違背常理, 他們是哪根筋不對了? 不, 他們很清醒的. 他們只有一個心志, 就是去傳福音. 這一些”天真”的人大部分都沒有差會, 機構, 或者教會的支持. 我把這一些人稱為孤鳥(兒)傳道人.

孤鳥傳道人完全憑信心生活. 這個月米缸有米, 下個月怎麼樣還不知道. 他們最常用的工具就是摩托車, 一輛摩托車可以載全家三四個人, 平常的時候也很適合穿梭在林間小徑跟山野之間, 算是移動自如的交通工具. 可是一到冬天或下雨的季節, 滋味就很不好受了. 汽車對他們來講是奢想吧! 他們也沒有健康保險, 意外險, 重病險, 他們什麼都沒有. 就只有一顆火熱的心.

孤鳥傳道人的故事
每一個孤鳥傳道人的故事都不一樣. 在此舉兩例跟各位分享. 2017年12月, 經由北京一位姊妹的介紹, 我認識在WN山區服事的S弟兄. S弟兄年約40, 已婚, 育有一子一女. 17年前由HN省的一個農村來到此地. S弟兄老家的教會屬於農村家庭教會. 剛來WN的前三年, 教會提供了一些幫助, 後來一個團契也幫助了四, 五年. 之後就沒有任何人幫助過他們了. 目前他們是一邊打零工一邊服事. 過著像以利亞一般的生活. 目前夫妻两都病了. S弟兄有胃下垂,他和妻子兩個人都椎間盤突出. 妻子去年七月份做了子宫切除, 也有顏面神經麻痺的症狀.

S弟兄在WN山區服侍的人群, 有漢族, 有彝族,是屬於家庭式的服侍. 到目前為止, 建立了四個聚會點. 在鄉間的聚會點都不太成形. S弟兄說, 彝族弟兄姊妹以前拜偶像, 现在認識了真理, 可是生命還幼小, 福音的果效不是很大. 自己現在面臨的壓力比較大, 有一點力不從心, 因為這邊的信徒接受能力差, 生命的成長很慢….S弟兄希望我們為他的身體禱告, 之後能很快找到一個合適的工作, 供應生活的開支.

S弟兄說, 在服事的工場, 他並不怕苦也不怕累, 最怕的是沒有人了解. 有時覺得好孤單. 17年來他曾經逃跑過, 後來還是又回來了. 他說, 他逃跑不是因為前面的危險, 而是因為沒有同路人. 他說, 很多工人從禾場上退下來, 都是因為沒有後方的支持, 孤軍奮戰. S弟兄來到WN這麼多年, 只有一次回老家跟父親過春節, 心裡覺得很愧疚. 平常則是兩年才回去探望家人一次, 通常都是利用暑假的時候.

另一個例子, 是一對年輕的夫妻, 從AH省來到WN. 這一對夫妻年紀約30歲左右. 2017年11月初我們特地驅車從KM去拜訪他們. 他們住在靠近山邊的一個寧靜小鎮. 主要的負擔就是要傳福音給山上的某一個少數民族. 所以才會搬來這裡. 由於他們是外來人口, 在這個小鎮裡面為了避免引起人家注意, 他們出入都非常低調小心.

為了節省開支, 這對年輕的夫妻就住在一個幾乎要廢棄的老舊三合院, 一個月租金才幾百塊人民幣. 他們1年前離開老家AH的時候, 教會並沒有支持他們. 現在完全是靠平常用機車載一些文具用品到山上去賣的微薄收入, 以及他們僅有的一點積蓄在生活. 這一位年輕的弟兄談到, 他計劃在鎮上開樂器行, 吸引年輕的族群來學吉他, 可以有給他們傳福音的機會.

與他們同行
興起發光在世界各地的工作, 最大的負擔就是弱者與孤兒寡婦. 這當然也包含沒有人看顧的神的僕人們. 2018年是神要興起發光在中國大陸福音工作大大擴展的一年. 在幾個福音項目裡面, 尋找隱藏在山野林地的孤鳥傳道人, 也是我們工作的重點. 雖然2018年的第一個月還沒過, 我們已經積極的動起來了. 我們立下一個心志, 要與他們同行, 也要成為他們的幫助.

感謝神的帶領, 我們目前在中國西南山區已經找到六,七個這一類的傳道人. 有些已經見過面, 有些則是試著透過各種通訊的方式在彼此了解, 取得信任. 我們希望在對他們有更多了解之後, 能夠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 這些幫助雖然微小, 但至少讓他們知道他們不孤單, 在服事神的這一條路上, 有人了解他們, 有人肯定他們, 有人願意跟他們同行.

最近由於神的帶領, 讓我們認識一位在北京做保險的姊妹, 這位姐妹也有服事這一些傳道人的心志. 透過他, 我們先為這六,七位的孤鳥傳道人都買了意外險, 讓他們平常為了傳福音, 騎機車到處奔波的時候有一個基本的保障. 對於平常沒有交通路費, 或者生活極為清苦的, 我們也提供少量的補貼, 這些幫助, 雖然杯水車薪, 但卻讓他們感動不已. 一位弟兄就這樣對我們說: 你們能這樣理解在外的同工, 很感動…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神國的福音工作藉著各樣的方式在進行著. 對於這一些火熱愛主, 心思單純, 不為自己前途與人生籌算的孤鳥傳道人, 他們的擺上自己是否也觸動了你的心呢? 我禱告, 求神讓你們有機會, 也有負擔, 試著用各種方式去接觸隱藏在各福音工場, 沒有人眷顧的, 神忠心的僕人, 並且對他們提供一些安慰, 鼓勵, 與幫助. 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