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石門坎與那裡的留守兒童

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石門坎與那裡的留守兒童

最近開始試著在規劃年底要到貴州禾場探訪之旅, 希望了解當地包含留守兒童, 孤鳥傳道人, 貧苦教會, 與少數民族的狀況. 地理課本上這樣形容貴州:天無三日晴, 地無三尺平, 人無三兩銀. 人們叫貴州人”苗子”, 隱含著”野蠻人”的揶揄.

這之中, 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威寧彞族回苗族自治縣內的石門坎. 石門坎是中國最貧窮的地區之一. 從威寧縣城到烏蒙山嶺上的石門坎, 相距一百四十公里, 山路難行, 居民出來不容易, 外頭的人們知道貧瘠之地無利可圖, 也不願意進去 ; 石門坎註定要成為被遺忘的地方! 但是最近有一個支教老師帶了幾個石門坎的孩子, 上了中國的電視, 唱了一首改編自清朝詩人袁枚描寫苔花的詩–“白日不到處, 青春恰自來 ; 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而把這個地方唱紅了, 唱熱了. 說到底, 並不是這首歌的歌詞有多好, 或者旋律有多優美, 而是用這首歌來形容生長在石門坎地區的那些窮苦孩子是最最恰當不過了.

石門坎雖然位於窮鄉僻壤, 但在歷史上也曾有過他的輝煌, 因此被稱為上帝親吻過的土地. 一百多年前的1905年, 一位英國傳教士伯格理來到石門坎. 是什麼原因讓他來到這個偏遠的村莊落腳, 這是人心想不明白的事, 只有上帝的呼召可以解釋。

羅馬書15:20: “我立了志向, 不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的地方傳福音, 免得建造在別人的根基上”. 當年的伯格理好像保羅, 不畏窮山惡水, 不懼化外之民, 跋涉來到石門坎, 決心要向這些人傳講耶穌基督的救恩, 使當地的大花苗人也能與神的百姓一同歡樂, 一同頌讚主的名.

出埃及記35:31記載猶大支派的的比撒列: “….神的靈充滿了他, 使他有智慧, 聰明, 知識, 能作各樣的工.” 伯格理來到石門坎不是偶然, 他用一張牛皮就換得一平方公里的土地, 也絕非偶然.

掃除文盲是伯格理的首要任務, 他招集苗人協助, 在土地上建起了教堂和學校, 教育學生學習漢語和算術. 苗人以十二萬分的熱情回應伯格理的付出. 對於太過貧窮的學生, 伯格理還發給賑濟鹽, 讓學生家裡變賣了可以生活.

從1905年開始, 到1946年一共45年間, 伯格理和他的繼任者們在石門坎一共建立了54所學校. 後來川黔滇的苗族子女都來到石門坎讀書, 石門坎成了最大的教育基地和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區. 45年間, 石門坎的學校一共培養出了3個博士、1個碩士和100多個大學生. 當地苗人的生活也開始了天大的變化。

伯格理跟懂苗語的漢人學習苗語, 然後幾個人一起花了4年的時間把原本只有語言沒有文字的苗語整理出了苗文. 1910年開始, 石門坎的學校增設苗文課, 一般學生念完初小, 就可以用苗文寫作, 用英語講話. 1946年後, 貴州省的英語教師多半出自石門坎.

伯格理還與助手們把聖經翻譯成苗文, 讓所有苗人都能讀得懂神的話語, 認識耶穌基督的救恩, 接受耶穌作他們的救主. 7年的時間, 伯格理成功擴張了神的帳幕, 為上帝覓回了失落的羊群.

伯格理還在石門坎建立醫院, 收容痲瘋病人和傷寒病人. 醫治這些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的傳染病人, 伯格理永遠身先士卒, 在最危險的第一線治病給藥. 1915年, 伯格理感染傷寒, 溘然長逝於他用生命來澆灌熱愛的石門坎.

伯格理安息主懷後, 他的繼任者繼承他的遺願, 繼續耕耘石門坎, 石門坎得以在中國的歷史上創造出許多奇蹟: 石門坎有烏蒙山區第一所苗族小學; 第一所西醫醫院; 中國最早的痲瘋病院; 中國最早的男女同校學校; 中國第一個露天游泳池. 更稀奇的是, 石門坎中學擁有自己的足球場, 足球隊更是球技了得. 想想, 那可是近一百年前的事!

上帝使用祂的僕人伯格理, 揀選了石門坎, 讓石門坎從糞土中創造神蹟, 展現輝煌. 可是, 到了1948年以後, 歷經政治變動, 3年的自然災害, 和文化大革命, 將石門坎的設施破壞殆盡, 苗語教學也被迫完全停止.

目前的石門坎, 已經完全失去了伯格理當年所創造的輝煌模樣, 貧窮再次成為苗人的惡夢. 成年人為了討生活, 丟下父母和兒女出外打工賺錢, 留守在石門坎的孩童, 因為沒有求學的環境, 多半是文盲.

這些世代生長在貧窮的石門坎的孩子就像陰暗潮濕地上的苔癬, 誰會注意? 誰會在乎他們呢? 感謝主, 除了政府與一般民眾開始注意這個地方, 並提供幫助以外, 一些對石門坎特別有負擔的傳道人陸續來到石門坎. 這些傳道人並沒有教會的支持, 也沒有經濟上的後盾, 只憑著上帝對他們的呼召, 他們就把自己擺上了.

這些“孤鳥傳道人“一直是上帝放在興起發光的負擔, 因此也成為興起發光重要的支持項目. 正在規劃中的貴州禾場探訪之旅, 如果今年底能夠成行, 石門坎將是探訪的重點. 興起發光希望與當地的孤鳥傳道人一起, 幫助石門坎的孩子上學受教育, 享受關愛與溫暖, 期許他們的生命被翻轉.

石門坎窮苦的孩子, 外人看來, 也許生命就像陰暗處生長的苔癬, 開出的花都小如米粒. 但是我們深信, 只要給他們機會, 在愛心的澆灌下, 他們也能開得燦爛如牡丹!

(**本文絕大部分內容由興起發光文字義工小毛姊妹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