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小生命

逝去的小生命

相片中, 有六個小孩子加一位同工, 正在專心的禱告, 這是他們晚禱的時間. 這些孩子是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支持, 在緬甸北部的一個兒童中心. 原本有七個小孩子, 一個已經不在了.

七月底, 一個小孩子過世了. 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這兩年來在我們所支持的兒童中心, 也發生過小孩子不明原因生病, 之後過世的事情.

今年7月24日, 前方同工給我的訊息是 — “医生平安 ,家里的孩子一个孩子 ,已生病多日 连今日已有六天,有检测过不是新冠 ,每日就是头痛 不想吃饭,现在这期间没有医院没有诊所,只能买些药物给他吃,请医生在祷告中纪念…”

才一個禮拜的時間, 7月31日他又稍給我訊息– “医生平安。生病的孩子 ,在今早缅甸时间七点半已安息主怀…”

小孩子過世, 這對日夜照顧他們的同工來說, 的確是很不好受的. 時隔一個半月, 這位同工心情較平復之後, 又給我送來以下的訊息.

“医生,平安
孩子安息了以后,我自然很难过 也很伤心 ,因他就像我们的孩子,从小照顾, 教育 陪伴,回忆过去点点滴滴都是抹不去的回忆和想念,很不舍得。

起初是真的不理解 不明白。我对主说:祢把这孩子给我们不是要我照顾好 长大又能服侍荣耀祢吗?怎么时间还不到就要接他回去?但后来明白,主权既在他的手中,既然神要接他回去 ,就一定有祂的美意在其中。

这孩子是孤儿 父亲在战争中死去 母亲因精神失常而无踪。孩子从小体弱多病 时常都得给他吃药,但即可以在这里认识耶稣 ,在有爱的环境中成长,就算这次生病再重 他嘴里最多说的就是 ,感谢主 ,赞美主,每次吃药打针都一样在赞美,眼睛睁不开也要赞美 这画面我永远忘不了。

生病中有一天他对我说:老师我作了一个梦 梦见我在奔跑行走时突然跌倒 我就死了,之后有一个身穿非常洁白的人伸手摸他牵起他手他就活了 。

听到这话我不知不觉眼泪就留下来,因为知道那就是耶稣,也深信他已被主得着。他安息后我非常担心剩下的孩子会害怕,就對孩子们说XX只是先比我们前去了天父的怀中,等有一天我们一样要这去见他的,孩子们明白后也不害怕了。

这事的经历其实也让我学习 成长了很多,知道生命的短暂和宝贵,趁白日多作主工,因不知不能工作的黑夜何时来临。….”

我們在緬甸幫助的三四百個孩子, 都來自非常不容易的家庭, 不是孤兒, 就是單親, 或極貧窮. 先天體質本來就不夠好(母親其實也是體弱或營養不良, 甚至有病在身, 或吸毒…), 加上後天營養不良, 免疫力差, 當然比較容易生病.

這兩年的冠狀病毒疫情期間, 生病的時候看醫生更不容易, 而且醫療資源也不足, 因此連怎麼死的, 都得不到正確的診斷.

戰亂和極貧困地區的孩子的確需要我們伸出援手來幫助他們, 我們一點點的幫補, 就能大大的祝福他們的生命與成長.

聖經箴言裡面有一句話我永遠忘不了 — “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 不可推辭, 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

我相信相較於這些貧苦落後的地區, 我們都有行善的力量, 問題是我們的眼目平常是著重什麼而已? 如果我們一直看自己的需要, 就會覺得我們有的不夠, 還要不斷的獲取與積存.

如果能夠稍微把眼目轉移,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我們就會知道, 我們自己其實已經很蒙褔, 應該很感恩了. 如此我們自然願意去幫助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