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弱勢族群小孩築夢的音樂家

為弱勢族群小孩築夢的音樂家

2017年最後一天的主日, 久違了的J牧師跟師母, 難得從台灣回到美國南加州的母會, 跟我們分享他們過去5年在台灣南部的服事工作. 這是一個榮耀的早晨, 上帝經過他的手做了奇妙的事, 在台灣底層一些最貧窮, 最破碎的孩子身上. 我們為他的擺上自己感恩, 也感到佩服.

J牧師1980年代來美國以前, 在台灣是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 來美國原本要讀音樂碩士, 繼續他的音樂生涯深造,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 上帝對他另有安排, 他遇見神, 之後就去讀神學. 在接受神學裝備之後, 他曾經在美國的教會當助理牧師, 也去俄羅斯當宣教士, 之後在我們美國南加州的教會負責國際愛鄰(I-Link International)的工作.

五年前神攪動他的心, 呼召他回台灣去服事. 他順服了. 這是一個不容易的順服, 因為整個過程我非常清楚. 當時他們在美國有一個房子還有不少的房貸, 銀行也有一些負債. 兩個孩子一個剛從護校畢業, 也欠了很多學貸, 小女兒則還在加州大學讀書, 學費跟食宿都需要有家裡的供應.

為了順服神的呼召也為了繼續讓家裡面有經濟來源, J牧師一家做了一個很不容易的決定, 就是J牧師隻身回到台灣, 留下師母在美國教會裡面當行政同工, 賺取生活所需. 由於J牧師勇敢的踏出第一步, 他在南加州的母會以及台灣南部某一個教會也聯合供應了他一些需要.

回到台灣前, 他做了一個禱告, 求神把他帶離開台北到台灣的偏鄉去. 因著感動, 他隻身來到南部的高雄, 當時沒有住宿的地方, 沒有交通工具, 也沒有小提琴, 神卻一一的奇妙的供應了….(限於篇幅在此無法詳述). 一開始, 為了招攬學生, 他自己拿著單張到文化中心去發放, 願意免費的教小提琴…..於是從一個學生, 兩個學生, …好消息慢慢傳開來了.

學小提琴? 而且是免費的學小提琴?? 這是來自弱勢族群的小孩子從不敢有的夢想. 這些孩子, 有很多是因為家庭的狀況誤入歧途的, 也有吸毒的孩子, 或其他不良嗜好的孩子. 但J牧師卻讓他們的夢想逐漸築構成型. 五年來一步一腳印, 因著他的擺上跟付出, 有無數的動人的生命故事. , 因為學琴, 人生重燃希望.

在起初兩三年默默辛苦的耕耘之後, 他更把觸角延伸到屏東縣跟高雄縣的偏鄉, 去服事哪裡的孤兒院跟偏遠的小學. 看看相片中這一些鄉下孩子拿著小提琴的樣子, 實在是跟我們傳統印像很不搭嘎, 但這就是讓我們感動的地方. 誰說學小提琴的孩子一定就是要來自大城市或者有錢家庭的孩子?

這兩年來因為J牧師的擺上, 很多動人的故事已經慢慢浮現在社會媒體上, 被大量的報導著. 更曾經有佛光山邀請他們整個樂團去演奏, 演奏的音樂竟然是敬拜獨一真神的. 就在台灣最大的佛教殿堂裡面, 您說榮耀嗎? 他把光帶進了黑暗之地. 最近他們小孩子樂團更得到安麗希望工程全台灣遴選的第一名, 讓所有50名的團員在2018年的2月份有機會到美國來演出….

一個卓越的小提琴家, 原本的音樂生涯有輝煌的前程, 但他卻願意放棄自己的夢想, 成就了無數破碎家庭孩子的夢想, 不僅讓他們生命的創傷得著醫治, 也讓他們人生有了無限的盼望. 五年的歲月, 把摯愛的家人放一邊, 遠渡重洋回到台灣, 騎著破舊的摩托車, 開著二手車, 東奔西跑, 這裡上課, 哪裡上課. 是什麼力量在支撐著他這麼做? 我很相信他必然另有一個看見, 另一番心志.

有一次我回台灣的時候去高雄看他, 傍晚他剛上完一個班級的課程, 本來想約他去好好吃一頓飯, 他卻說沒時間了, 還要趕去高雄縣的某一個孤兒院, 去教那些孩子拉小提琴. 這一次我終於有機會跟他夜間趕路, 車開了一個多小時, 來到偏遠的鄉間. 上完課再回高雄, 已經接近半夜….

五年不是故事的結束, 更精彩的故事好像才剛要開始. 因為有更多的事情, 更奇妙的作為在醞釀著要發生. 我們拭目以待. 在台灣的南部, 不管是城市還是偏鄉, 仍然隱藏著無數的弱勢跟貧窮的族群, 他們就在我們身邊, 我們卻常常視而不見.

J牧師的故事讓我們感動, 如果我們願意像他一樣憑著信心, 踏出第一步, 我們很快就會看到希望. 或許大部分的人沒有辦法像J牧師一樣, 在弱勢族群的工作上是一個領航者(Front runner), 但至少我們可以當一個跟隨者(Follower). 前人佳美的腳蹤仍不遠, 典範在夙昔. 讓我們跟J牧師一樣, 也當一個為別人築夢的人吧! 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