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萬水: 尼泊爾的兒童教育

千山萬水: 尼泊爾的兒童教育

尼泊爾的識字率, 從1980年的20%, 過了40年, 到如今已經爬升到65%左右. 這表示目前仍然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尼泊爾人是不識字的. 這只是平均的統計.

可以想見的, 對於居住在山區, 交通不方便的地方, 貧窮族群, 以及社會階級最底層的賤民, 文盲率可能高達9成以上.

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在尼泊爾的福音工作才開展不到兩年, 我們早早就注意到這個現象, 並且開始了兒童的教育工作.

在我們服事的捕鼠人村落, 我們租了兩個民房當教室, 聘請兩位老師, 教導30幾個孩子識字讀書(組合圖片). 在底層的族群從事教育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因為父母並不知道教育的價值, 他們心想的就是孩子能夠幫忙做家事, 或在外打工賺錢.

這個簡易學校因為冠狀病毒在當地的嚴重蔓延不得不停止下來. 但現在我們又要重新開始了. 而且是在全新的教室裡面.

我們在距離這個捕鼠人村落, 走路半個小時的地方, 興建了6間教室, 目的之一就是給不能讀書的孩子來讀書. 新的班級將在明年1月份開始.

一開始已經有將近40個人報名. 我們預料人數會越來越多. 尤其當家長看到孩子的改變, 並且慢慢了解到教育的重要的時候. 所以我們必須耐心的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在尼泊爾讀書有多困難, 看看這個視頻https://youtu.be/py93nMBKFic就知道了. 我把這個視頻命名為“千山萬水–雪國孩子的教育”.

在這個將近1個小時的視頻裡面, 記錄著一個在加德滿都的學校, 裡面有大約150個學生, 這些學生都是從高山上送來這裡讀書的, 通常來的時候年齡是4到6歲, 之後一直要到高中畢業, 十六七歲的時候才離開. 也就是說整整有10年以上是住在學校裡面.

由於千里迢迢, 窮山惡水, 當父母把孩子送走之後, 一生要再看到孩子的機會已經非常渺茫. 但為了孩子的未來與前途, 父母縱使有萬般的不捨, 還是願意做這個決定, 讓他的孩子有讀書的機會, 期待將來的翻身, 遠離貧窮….

我鼓勵各位有空把這個視頻看完. 讓我訝異的是, 成立這個學校的是一個和尚, 因為他看到在尼泊爾山區孩子教育缺乏的狀況.

我也曾經上網搜尋一些尼泊爾兒童教育的資訊, 的確有人注意到這一方面的需要, 而投入資源讓當地不能讀書的孩子有讀書的機會.

舉例來說, Apa Sherpa Foundation就是由登上喜馬拉雅山21次的雪巴人Lhakpa Tenzing Sherpa所創辦, 他創辦學校, 讓一些弱勢族群的孩子可以讀書.

近的來說, 又比如台灣的”遠山呼喚”, 竟然是由兩位大學生成立的國際教育組織. 到目前為止已經幫助世界上成千上萬的孩子可以讀書, 尼泊爾就是他們開始的地方.

在我搜尋的資料裡面, 比較少見的是基督教的組織在尼泊爾的教育工作. 基督徒實際在當地的幫助有多少, 我並不知道.

我信主16年, 老實說, 對於基督徒常掛在嘴邊的”愛”有很大的疑問. 我們看到佛教徒大力的與社會連結, 互動, 從事各樣的救助與慈惠工作.

天主教也是. 看看那一些在世界各地一待就是五六十年的老神父就知道了. 他們到一個地方最先開展的一定是與教育,醫療, 貧困家庭有關的工作. 他們把信仰化為行動. 而基督徒不僅“常常不動”, 還常常批評他們做慈善工作的動機有問題,…等等.

我們在教堂裡面, 在小組裡面, 在各樣的陪靈會與造就班裡面, 嘴巴不斷地說要愛, 也相信我們很愛神, 甚至常常高聲吶喊著“神啊!我愛你”.

我們真的愛神嗎? 我們真的愛人嗎? 我們真的有愛嗎? 還是我們已經習慣了把愛掛在嘴邊, 不知不覺以為這就是愛. 老實說我對大部分基督徒的愛心打一個很大的問號.

聖經裡面不是有類似的話嗎? “如果不能愛看得見的人, 怎麼能愛看不見的神呢?”. 道理很簡單, 愛神一定先從愛人開始.

尼泊爾一個和尚所創立的這一所加德滿都的學校, 讓我看完時候, 對我自己的信仰的真實性有更深的反省.

Never too late. 永遠不會太遲! 有了這個覺醒就要行動. 明年一月尼泊爾捕鼠人村落的兒童教育的開展, 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由這裏, 我們希望能夠很快地走入山區, 或把山區的孩子帶出來讀書. 雖然有一些想像得到的困難與挑戰, 但只要有願意的心, 我們一定可以克服的.

兒童的教育工作, 讓我們看到明日世界的盼望, 也讓我們確定, 當有一天我們不在這個世界的時候, 有一群人因著我們的擺上, 能夠在這個地球上好好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