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的捕鼠人

尼泊爾的捕鼠人

最近幾天, 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支持的一位尼泊爾傳道人, 到一個靠近印度邊界的偏遠地區去探訪.

當地有一個Musahar部落的人是以捕鼠為生. 這一類的捕鼠人主要是在尼泊爾的東南地區, 他們有屬於自己的語言, 人數大約有50萬人. 這些人在他們種姓制度中是最底層的人, 也是一般人最難接觸到的(untouchable).

捕鼠人的產生, 其實是尼泊爾社會底層的生活現象, 也可以說是貧窮人的悲歌. 因為老鼠肉是他們唯一可以獲取的肉類來源, 而且在抓老鼠的時候, 也可以從老鼠洞獲得不少的穀類.

這一次的探訪, 真的是讓哪一位傳道人大開眼界, 發現在這麼偏遠的地方有一群人的生活, 跟我們差這麼遠.

原來這一些捕鼠的部落人家, 通常是以耕種為生, 但由於田裡鼠類繁衍迅速, 很多稻穀都被老鼠吃了, 為了保護農作物, 他們開始有了捕鼠的行動.

通常他們會找到老鼠洞的地方, 然後開始在洞口用乾草和樹葉生火, 之後再把煙用嘴巴吹入洞中, 當吹的煙的量或濃度夠了, 洞裡面的老鼠被嗆的受不了就會跑出來. 他們順勢就可以抓這些老鼠回家烹飪, 補充營養.

由於時常要生火吹煙, 因此捕捉老鼠算是一個危險而傷害健康的事情, 不僅手指, 臉, 或嘴唇常常會被灼傷, 濃煙也常常對他們的呼吸道產生很大的傷害, 而衍生疾病. 濃煙對眼睛長期的刺激傷害也是一大威脅.

你可能會懷疑老鼠肉可以吃嗎? 小時候我在台灣南部的鄉下成長, 我們家也種田. 通常鄉下人認為家鼠比較髒不可吃, 而田鼠因為都吃農作物, 所以肉很乾淨, 是可以吃的. 以前我的親戚, 及村莊的人偶爾也會去抓田鼠來吃(不過我倒沒吃過).

會吃老鼠當作肉類唯一的來源, 就知道這些人的生活真的很困苦了. 事實上, 這一些部落的人真的非常窮苦, 小孩子也常常沒有衣服穿, 光著身子.

雖然捕捉老鼠是這一些部落的世代傳統, 但漸漸的, 捕鼠的風氣也慢慢的在消失中, 因為有一些人開始出去打零工維生.

經濟上的極弱勢, 讓他們的生活樣樣缺乏, 村莊沒有基本道路建設, 沒有電力供應, 沒有乾淨飲水, 沒有廁所,….政府至今仍沒有有效的措施來幫助他們脫離貧窮的困境. 當地村民甚至說, 從來沒有政治人物或官員會到他們這麼貧窮的村莊來訪視.

像世界上其他缺水地區一樣, 他們從河流和池塘裡面取水飲用, 因此不時有人因為飲用不乾淨飲水而生病或死亡. 事實上尼泊爾的地下水源非常豐富, 乾淨而清澈的可飲用水就在地表150尺之下, 而他們因為貧窮卻沒有能力來挖井取得.

當地的兒童也都不去上學, 因為在學校裡面充滿對他們的歧視. 據社會專家的評估, 至少需要20年的時間, 捕鼠人部落才有可能脫離他們目前的貧窮困境, 由社會的最底層進入到中下階級(lower middle class).

興起發光的異象與負擔就是這一些貧窮被忽略的族群, 因此當我們知道這個狀況之後, 就主動向這一位傳道人提出我們願意幫忙捕鼠人部落挖水井以及建造廁所.

由於這個地區的捕鼠人部落戶數眾多, 可能有500多戶, 我們初步決定在第一期的工程, 幫他們先建造5個手壓的取水井(hand pump water well), 以及3個廁所. 之後有充裕的經費再慢慢增加.

我們希望一個簡易水井可以供應15到20個家庭, 如此一來就有上百個家庭會有乾淨飲水. 而因著廁所慢慢的興建, 他們村莊環境衛生也會逐漸改善.

興起發光要感謝某一位企業家的大力贊助, 並答應承擔這所有的建造費用. 這一位企業家其實我不認識, 是興起發光一位長期支持者介紹給我的.

雖然這位企業家沒有信主, 但是人生來的良善與慈悲都是一樣的, 他講了一句話更是讓我感動 — “取之於社會, 用之於社會”. 希望我們每一個人得到祝福之後, 也都能夠像這一位企業家一樣, 有感恩的心, 願意來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

興起發光在尼泊爾捕鼠人部落的服事工作已經啟動, 未來我們還會再替他們挖更多的水井, 並建造更多廁所. 更長遠的目標當然是轉化他們的觀念, 讓孩子們願意到學校去讀書, 而且藉著實際的幫助他們的生活, 也慢慢把福音的種子在這一片土地上栽種.

如果您也對尼泊爾捕鼠人部落的慈惠和福音工作有負擔或興趣, 請跟我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