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

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

2016年的秋天, 我回亞洲的時候, 有一天在台灣的一個醫學中心演講, 之後就到他們附設的書店逛了一下, 看到一本很特別的書, 這本書是談論品格的. 它的副標題”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吸引我注意. 這書是耶魯大學教授兼紐約專欄作家所寫的. 曾經是紐約暢銷書排行榜的第一名.

這本書對我們的人生問了一個嚴肅的問題: 我們是為了履歷成績, 還是悼文中的美德而活? 履歷成績讓你以成就征服世界, 而追悼文 是以你的美德感動別人. 它提醒我們, 當傾盡全力想要征服世界的同時, 我們如何回應內心深處良善的召喚? 如果我們不要虛度此生, 我們就必須展開”自我對抗”去真實的回應內心的抉擇.

本書的作者提到: 人生有二本帳:私人小帳與社會大帳. 人不能只有私人帳上財富累積,社會帳上則出現赤字. 對企業家而言, 則通常有兩座山要攀登: “利潤之山”與”責任之山”. 成功的登山者最後的目標是要登上”責任之山”.

本書也提到人類有二種人性中極端的本質, 稱為亞當一號, 即成功是座右銘, 追求履歷表的輝煌; 與亞當二號, 以道德, 慈善, 關愛, 救贖為主, 由此令人懷念的追悼文會出現. 一個只具有亞當一號性格的人, 會變成一隻狡獪的動物, 花招百出, 以自我為中心, 會花很多時間磨練專業技能, 但是不知道生命意義的根源所在. 多年以後, 極有可能會發現自己內心深處仍舊一片荒蕪…..

其實這本書談論的內容並不特別. 不過他用了”履歷表”跟”追悼文”兩個強烈的反稱, 讓我們不得不嚴肅的去思考人一生在世界所追求的東西重要, 還是人過世之後所留下的東西重要. 追悼文我們通常認為是人死亡之後, 短暫存在, 不重要的東西, 但這本書卻用它來描繪人一生除了成功以外, 所能留下的最重要的東西.

是的, 我們一生大部分的精力跟時間都在追求履歷表的成績. 從學生時代的求學成績, 經歷, 嗜好, 及至長大的成就, 獎項,… 等等. 能夠寫進履歷表的, 越多越好, 越閃(響)亮的成就越要涵蓋進去. 履歷表讓我們在這世上申請到好學校, 找到好工作, 擁有高薪, 博得美名.
時下有一些專業的社群媒體(例如Linkedin),
更是鼓勵大家去登錄, 以增加自己的曝光率, 並有跟其他人連結的機會, 為未來的生涯發展鋪路.

我自己從醫學院畢業之後工作30年, 在臨床工作, 在學術研究都有諸多的表現跟經歷, 所以我的履歷表也是洋洋灑灑 ,一籮筐的東西在裡面. 什麼學經歷啦, 升等啦, 研究成績啦, 學術服務…. 等, 真是應有盡有, 可謂戰功彪榜?! 我在學術界看到有些教授更誇張, 他們的履歷表裡面真是鉅細靡遺, 連某年某月某一日, 被哪個學校邀請去一天演講他也寫進去, 每一個活動(帳)都記得清清楚楚, 就差沒有錄影下來, 甚怕大家遺忘了什麼.

我信主之後, 對於追求履歷表的成績, 有很深的思考跟醒悟, 深知這一些東西除了能讓我們存活在這世界上外, 都是表淺的, 也是暫時的. 就以我發表很多的科學論文來說, 通常過了幾年之後, 舊的論文已經逐漸的不被引用. 畢竟大家都在追最新的東西啊! 那以前經過多年努力所留下的東西又剩下多少價值呢? 既然如此, 我一生的精力為什麼要用來追求這一些只能”存留”幾年的事呢?!

履歷表搞的豐富也不見得就好. 幾年前, 我的研究單位要聘用一個臨床試驗協調者(Clinical coordinator), 當時有兩個白人來應徵, 一個履歷表兩頁, 另一個則多達6頁. 面試完哪一天, 我問我的老闆, 你會要哪一個? 他的回答很直接: 當然是履歷表兩頁的那個. 我驚訝也佩服他的判斷. 是的, 有些時候履歷表寫長了, 不也代表了一個人某些心態嗎?

另外有一個例子是關於我自己的. 我30年前醫學院畢業之後, 就立志要當一個醫學教授. 所以為自己訂了一個明確的目標, 幾歲以前要升助理教授, 副教授, 教授… 等等. 這些目標我都在預期的時間之內達成了. 之後覺得, 在台灣當教授不滿足, 還來美國當教授, 我也做到了. 可是很諷刺的是, 平常朋友, 同事, 教會的弟兄姊妹看到我的時候大部分都叫我xx醫師, 很少叫我xx教授的. 天啊, 我一生追求的東西, 竟然別人這麼不在意…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您有沒有想到, 有一天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 在我們的葬禮上, 那些親朋好友, 同事站在那邊觀禮, 他們在想什麼? 我們留下什麼印象跟影響給他們? 每每想到這個我就戰驚恐懼. 我們一生兢兢業業, 耗盡心力, 所留下的傳奇又是什麼? 是暫時的, 還是永恆的? 是可長久傳承的, 還是會很快消逝的? 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