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10%那座山

跨越10%那座山

昨天, 禮拜二晚上, 是教會每週一次的的禱告會. 我7點40左右到達. 如往常的, 整個主堂空蕩蕩的. 包含主任牧師在內, 不到10個人參加. 這種冷清的場景我並不陌生. 事實上過去多年來一直都是這樣的. 以一個200人左右 教會來說, 大約就只有5%的人參加禱告會. 這不到10個人的會眾, 七八個都是老面孔. 偶有新人出現, 但並沒有辦法持久. 另外, 少數偶然出現的新面孔是來掛急診的(有急事來禱告的), 等”症狀”消失, 人也就消失了.

參加教會的禱告會應該是一種自覺, 也是自願的行動. 藉由各種”強迫”的方式把人”押到”教會就失去它意義了. 所以出席的人雖少, 我們也見怪不怪了. 只是昨天晚上牧師突然又提起這事, 讓我也感慨萬千, 覺得有必要為教會的禱告會, 來稍微分享一下自己的心情.

禱告, 是基督徒屬靈生活裡面極其重要的一環. 藉著禱告, 人來到神面前, 對神傾心吐意, 也與神相交. 平常基督徒的禱告應該是很個人的, 在內室的. 這種個人的禱告生活, 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基督徒都有. 但是群體禱告(corporate prayer)則不同. 群體禱告是教會屬靈運作上很重要一環. 群體禱告的力量是1+1>>2 (遠大於2), 1+1+1>>>3 (遠遠遠大於3),…….. 藉著神兒女集體的呼求, 把教會, 國度, 世界各樣的問題, 帶到施恩座前. 當神回應我們禱告的時候, 產生的果效是極其巨大的. 集體禱告可以轉化一個城市, 改變一個地區屬靈氛圍, 甚至翻轉一個國家. 所以有人才說, 一個禱告的人勝過一個不禱告的國家(民族).

到底教會的禱告會需要有多少會眾參加才算”正常”, 這並沒有標準答案. 有人給了一個非常低門檻的比率:10%. 10%, 就數字上來說, 是很低的百分比. 但如果以10 %拿來衡量教會的禱告會是不是”正常”(或者”火熱”), 很不幸的, 以我的觀察, 很多教會可能都不及格. 10%的門檻, 好像是一座難以跨越的山一樣.

教會很容易達成巨大(mega), 會眾多, 財務充足, 建築華麗, 事工興旺,…. 等的目標, 唯獨提到禱告會就”破功”了. 因為即使是很大的教會, 禱告會也常常”門庭冷落, 人煙稀少”. 我有一回在台灣碰到一個姊妹, 他跟我說最近他去了一個幾千人的教會, 教會有多好多好云云… 我只淡淡地問他說, 你們教會每個禮拜的禱告會有沒有十分之一的人(也就是幾百人)參加? 他說沒有. 我說, 那你們教會可能還要再加油喔!

我時常為這種禱告會無法興旺的狀況找理由. 心想, 可能晚上7點多開始, 對大部分的人都有難處. 有人剛下班, 有人還沒吃飯, 有人在塞車, 有人實在太累了….. 可是這些理由並不成立. 十幾年前我剛信主的那個教會, 為了會眾的方便, 他們的禱告會就安排在禮拜天, 主日午餐之後. 我還記得當時一個五,六百人的教會, 我們”小貓三兩隻”趕緊吃完飯, 就到主堂去禱告, 隔壁飯廳幾百個人則鬧哄哄的繼續在吃飯, 聊天. 一牆之隔, 竟然如此難以跨越. 幾年之後, 該教會有一個姊妹, 有一陣子又邀我回去他們教會, 中午幫忙帶禱告會, 結果情況依舊沒有改變:人煙稀少. 不知近況如何?

不過, 事情也沒有這麼絕望. 少數的教會還是非常火熱的. 去年底, 我受邀到台灣南部的一個教會分享訊息, 就發現該教會不僅十一奉獻充足, 教會的禱告會也非常興旺. 該教會有450個會眾, 每個禮拜來教會參加禱告會的竟然有150個人左右(>30%). 如果跟南加州的華人教會來比較, 這已經不是5%跟30%的差別. 考慮到兩地生活環境的差異. 這個差別應該更為懸殊.

想想南加州的會眾, 大部分人生活比較優渥, 時間也多, 交通工具更是方便. 而台灣南部那個教會, 大部分的會眾生活清苦, 收入低了很多, 為生活忙碌的時間當然也多, 交通工具則常常以腳踏車或者機車代步. 我不相信這150個去禱告會的人, 都是去”掛急診”的. 我相信大部分的這些人一定有一個看見, 也有一個相信, 才能夠形成一個動力, 讓他們克服生活上種種的艱難, 跟不方便, 而能夠踴躍的去參加教會的禱告會. 據我所知, 除了台灣南部這個教會之外, 台灣北部也有幾個教會, 禱告會是這麼火熱的.

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信仰上, 或者屬靈上, 常常是裡面的比外面的更重要, 看不見的比看得見的更有力量. 禱告不也如此嗎? 教會可以華麗輝煌, 事工興旺, 各種活動辦得沸沸揚揚, 如果教會的禱告會不火熱起來, 這殿仍然荒涼. 神豈是願意住在人手所造的外觀華麗, 實則荒涼的殿? 神所盼望的不是在殿中跟他的兒女相遇嗎? 10%原本是矮丘, 為何在教會的禱告會這事上, 竟然變成一座難以跨越的高山呢? 願神親自開啟他的兒女, 興旺他的教會禱告的火炬. 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