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來時路: 與他們同行(II)

回首來時路: 與他們同行(II)

風光的一刻
2018年2月的第一個禮拜, 劉哲儒牧師帶領來自台灣南部弱勢家庭的44個小孩以及幾個隨行的家屬, 浩浩蕩蕩一行人超過50個人來到南加州拜訪. 對所有小孩子來說, 他們有些連自己家鄉隔壁的鄉鎮都沒去過, 而今天竟然能夠來到美國是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情. 聽說還有一個記者隨他們而來, 要記錄這一次整個行程的狀況.

在短短不到兩個禮拜的期間, 他們除了在幾個教會表演, 分享, 做見證之外, 也受邀到台灣商會, 僑社, 以及其他單位表演和拜訪. 對他們來說這真是榮耀的一刻. 而作為當初劉牧師在美國時候同教會的弟兄姊妹, 我們也與有榮焉. 短短五年之內, 由於劉牧師信心踏出第一步, 不畏過程的艱苦, 堅持的做下去, 才有今天的局面. 今天如果你到谷歌(Google)去搜尋, 你可以找到一堆有關於希望弦的新聞或者表演的視頻. 他們也多次受邀到電視台接受訪問. 用一句俗話說, 他們現在的名聲真是”如日中天”.

今天在我們教會的表演, 當然也受到熱烈歡迎. 有人會後詢問他們在台灣的近況, 有人開始為他們的事工奉獻, 有人幫助他們收集小提琴, …..雖然現在受爭相的邀約, 訪問, 成為基督教界的”名人”. 但是一路走來, 我想劉牧師本人對於過程的一切最能夠點滴在心頭. 畢竟眼前風光的背後, 實在有著太多的不容易, 與辛苦的過程.

信心的踏出第一步
今天教會的主任牧師說了一句很中肯的話, 他說當年劉牧師在南加州教會的時候是”很憋的”. 我可以見證這個事實. 的確如此. 當年劉牧師在美國的時候, 其實沒有工作, 也沒有收入. 全家的開銷就靠師母一個人在教會當行政同工來維持. 要維持一個家庭, 供應兩個女兒上學所需, 當然入不敷出. 所以他們有一堆的房貸, 卡債, 學貸….要償還. 劉牧師當年在教會除了負責愛鄰(I-Link)事工之外, 並沒有其他的服事. 對這麼一位有才幹, 有服事熱情的牧者來說, 當時狀況的確”很憋”.

在這樣一個經濟窘困, 服事不得志的狀況下, 很多人可能都放棄了. 但劉哲儒牧師當時卻有一個不一樣的看見, 他看見台灣偏鄉小孩子的需要, 他立下心志要用自己畢生所學的小提琴才幹來服侍他們. 他背起行囊, 離開親愛的妻女, 獨自一個人回到台灣去了. 這一刻的離別沒有羅曼蒂克, 也沒有瀟灑, 但卻有著他極為堅定的決心. 可是回到台灣之後, 要在哪裡落腳, 需要的小提琴從哪裡來, 誰能夠來幫助他, 一起成就神的工作呢?

不一樣的看見與及時的幫助
在神的國度有多少人像劉牧師這樣受到感動, 熱血澎湃, 勇敢踏出舒適圈, 深入最需要的地方去服事的? 我想一定不少. 這些人有人準備好了, 有人還沒準備好. 有人真有呼召, 有人可能憑著血氣. 有人信心堅定, 有人或仍有軟弱…..這些人深入福音的最前線, 起初必定前途茫茫, 抓不住方向, 也不知未來服事的果效如何. 如果用世界上投資的觀點來說, 這個”風險”很大, 要投資在看不見前景的服事上, 太危險了, 可能會”血本無歸”……

但是神國的法則並不是這樣子. 神的供應永遠是當人憑著信心踏出第一步的時候, 就及時出現. 於是神必然感動人, 來參與他僕人的工作. 劉牧師回到台灣起初的”前途茫茫”神當然知道. 於是神感動了一個人捐贈了80把的小提琴給他, 當作教學之用. 神又感動了另外一個人, 提供劉牧師在台灣兩年的生活費用. 另外也有一個人, 把閒置在高雄的房子免費給劉牧師居住.

又有一位弟兄, 知道劉牧師連一輛摩托車都沒有的時候, 把兒子過世時候的喪葬費用, 省了十萬台幣給他去買輛摩托車…..這一些都是神的供應, 但也是神的兒女順服之後回應的結果. 今天劉牧師在表演台上享盡各樣的風光跟掌聲的時候, 我相信他對於當初這一批幫助他的人一定感懷在心. 這些人在他還沒沒無聞, 不知能否做成服事工作的時候, 就伸出援手拉他一把. 我把這一些人稱為”最有看見(visionary)”的人. 也是雪中送炭的人.

成為一個有看見的人, 與他們同行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看到別人成功之後的掌聲跟喝采的堆疊很容易, 因為我們都看到成果了. 在神的國度裡面, 有多少神的僕人, 剛踏出他們的第一步, 可能正在前途茫茫, 方向未明的時候, 也有可能是孤軍奮戰, 無人援助. 我們是否也可以像劉牧師剛回到台灣之初, 這幾個幫助他的弟兄姊妹, 在還沒有看到一點服事成果的時候, 就伸出我們援助的手, 而成為一個真正”有看見”(visionary)的人. 幾年之後, 不管你幫助的人他服事的果效如何, 在他們的心目中, 您必定是一個令他們難以忘懷, 在他們回首來時路的時候, 曾經與他們一起同行的人. 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