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回地土

奪回地土

2017年11月初, 一日的清晨, 我們一行五個人從中國昆明出發, 要到遙遠山區的佤族. 車行五個小時到達普洱, 之後就進入山區, 車子在彎蜒的山路爬行270公里, 險象環生. 傍晚時刻山區起霧, 視線越來越差, 直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 我們車子仍然在山中慢速前進. 好不容易到達群山圍繞的山城西盟, 已是晚上8點多. 之後車子進入小徑, 在當地宣教士的引領之下, 我們才在9點半左右到達瓦族的小村落. 一天超過13個小時的旅程, 真是長路漫漫.

經過短暫的休息, 我跟來自昆明的K, 被分配到當地宣教士親戚的家中過夜. 山中的夜晚極為寧靜, 除了蟲鳴之外, 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 這麼寧靜的夜晚, 本該早早進入夢鄉, 睡得香甜. 但是, 在”超自然的氛圍”卻不這麼平靜. 體質敏銳的我, 總能清楚地感受到一波又一波”黑暗的勢力”, 朝著我這”外來者”不斷的撲過來….. 對這樣的事情我已經習練通達, 於是乾脆就選擇為這個隱藏在山中的瓦族村落徹夜禱告, 不斷地求神的真光照耀這個屬靈極為黑暗的大地….

在我隔壁房間的K, 在第二個晚上更有一個不尋常的經驗, 他說, 半夜有2,3小時時間, 一直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 好像有人被關閉在一個房間裡面, 手一直拉動著鐵門要逃出, 卻無法出來.  那個鐵門鏗鏗鏘鏘的聲音, 一直響個不停. 原本他以為是睡在隔壁的我想起來上廁所, 門打不開. 他好奇的起來看了一下, 並沒有聽到我有拉動鐵門的聲音. 他不解的回去他的房間, 試著躺下睡覺, 那個聲音卻又出現在他耳邊…..

隔天, 我跟他分享, 其實很明顯的, 是神用這”超自然的聲音”, 讓他知道在瓦族這個地方, 有一大群”關閉在牢籠裡面”的祂的子民, 辛苦的想要逃脫出來, 卻力不能勝……. 瓦族人相信靈魂不滅和萬物有靈. 他們認為人的生老病死都與靈魂有關, 也相信自然界一切事物和現像都有靈魂, 都受一個不可理解的力量 所主宰.

為了得到鬼神的保佑, 他們的宗教活動十分頻繁, 每年全寨性的祭祀照例由祭水鬼, 祈求風調雨順開始, 接着是拉木鼓, 砍牛尾巴, 剽牛, …. 以前甚至有獵人頭祭拜的習俗. 一天的清晨, 我們在山間的小徑上碰到一個迎面而來的老人, 當地宣教士的太太對我們說, 他是一個巫師, 是專門交鬼的…在瓦族人的住家牆壁上總會畫上牛頭與一些奇怪的舞蹈姿勢. 他們崇拜精靈的現象可見一斑.

我們在瓦族短暫停留的幾天, 除了當地宣教士向我們介紹當地實際的狀況之外, 我們也實地的接觸附近幾戶的人家, 對他們生活的狀況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基本上像其他少數民族一樣, 這個世居在深山中的瓦族, 也一代又一代的, 在貧窮, 暴力, 毒品, 酒精, 關係破裂的循環中掙脫不出來. 由於生存條件不容易, 很多年輕的家庭都到外地打工, 留下孩子在山中跟老人生活, 於是就有了很多”留守兒童”. 這一些兒童也是我們這一次來想關懷幫助的對象.

一日的傍晚我們有機會在一個小吃店邀請兩個年輕人坐下, 跟他們分享福音. 很明顯的, 耶穌基督的福音是他們很陌生的. 但是他們並不排斥, 靜靜的聽我們分享神如何差派祂的獨生愛子為我們的罪而死, 相信祂的就有永生的盼望. 我也很直接的跟他們分享, 要他們反思, 他們這個代代居住在山中的民族, 悲劇不斷發生的原因, 是因為遠離真神, 崇拜假神魔鬼的結果…..

最後, 同行的牧師, 跟他們說, 創造天地與創造他們的神, 渴望祂的孩子回轉歸向祂, 跟祂建立親密的關係…. 這兩個年輕人竟然很自然的, 在一個多小時的分享之後, 都決志信主了. 這樣的豐收, 讓我們看到福音在這裡廣傳的希望.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中國有56個少數民族(實際細分的話超過400個)世代居住在山澗叢林之中, 無知的崇拜各種精靈, 活在綑綁與咒詛之中, 沒有永生, 活著也沒有盼望. 在這一些少數民族有各樣的福音工作在進行著, 我禱告求神攪動你的心, 讓你們對這一些福音工作有負擔, 願意獻上自己的一份, 讓這一些在黑暗之中的神的子民, 早日能夠看見大光, 獲得自由. 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