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父無犬子 (Like Father Like Son)

虎父無犬子 (Like Father Like Son)

今天早上起來, 看到D弟兄在清晨4點半左右, 在LINE留給我一個訊息 –“我現在在德州達拉斯機場, 準備轉機回加州安大略機場, 大約早上10點左右會抵達. 回到加州真好, 不過我的呼召(Calling)還是在亞洲…..”

D弟兄是我的好朋友. 他原本在美國是一位牙醫師, 收入優渥, 卻為了福音的緣故, 捨棄本業, 留在亞洲, 前後已經將近20年的時間. 這一回匆忙從亞洲趕回美國, 是回來奔喪的. 他90幾歲的父親前幾天過世了.

有關於D弟兄的父親一生的故事, 我在兩年前有寫過一篇短文略略作了介紹. 簡而言之, 他的父親是一位宣教士也是一位牧者, 服事神的時間超過50年. 年輕的時候從在台灣教會的服事, 之後到大溪地宣教, 再回美國東部創立教會, 最後又回到台灣牧養教會…

很明顯的, D弟兄身上流淌著他父親宣教的血液, 熱血澎湃, 外人很難理解. 不過這讓我們稍稍可以想像到, 為什麼他會捨棄醫療大好前途, 去當一個宣教士了.

過去幾年, D弟兄匆忙在亞州美國之間來回奔跑已經有幾次了. 前幾次都是他才剛離開美國到亞洲沒有多久, 就傳來父親或母親重病的消息, 於是又急忙趕回來美國探視….

等每次探望完, 要離開美國去亞洲的時候, 圍繞他的是身邊一堆親人, 教會傳道, 牧師, 好朋友們不斷傳來的疑惑或反對的聲音 — “父母在, 不遠遊”, “父母親年日已經不多了, 為什麼跑那麼遠的地方去宣教?”, “孝敬父母最重要, 先把宣教工作擺其次,…”

面對這麼多的”雜音”, 每一個聲音聽來都是那麼的有理, 讓他無法反駁, 他只有默默地承擔這一切. 於是, 每一次要離開美國的時候腳步是如此的沉重, 但心卻又是那麼的堅定, 因為“去意已堅”, 這是他一生的呼召, 一條他必須走的路, 不能回頭.

其實, 在他這麼多年服事的道路, 最理解他的決定, 也最能支持他的, 就是他這個老父親. 尤其當D弟兄的母親前兩年過世之後, 獨留老父親一個人在安養院裡面, 依照天然人的情感, 老父親應該會極力挽留D弟兄在加州陪伴他.

但令人訝異, 也讓人佩服的, 是D弟兄每次到安養院向他父親告別時, 他父親坐在輪椅上的回應 — “你去亞洲宣教, 我也好想跟你去喔! 安心的去吧! 我會時時為你禱告的….” 就是這樣一個父親, 才造就了D弟兄這麼一個不凡的兒子, 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無可否認的, 在過去幾年, 除了他父親之外, 我也是極少數幾個“搧風點火”的人. 每次當D弟兄心裡有疑惑, 或情感軟弱的時候, 都會找我談談. 我的答案總是千篇一律 — “忠實的回應內心深處的呼喚, 去追尋永恆的價值, 生命的年日已經不多, 不能再猶豫了…”

我還記得上一次他回加州要離開的時候, 我跟他說 — “您父親已經這麼老了, 每一次的離別都好像永別一樣,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到面, 但是您的父親一定會理解的, 安心的去吧!” 我還記得我安慰他說, 即使住在附近的親人, 要看到父親最後一面可能都不容易, 因為人要走, 是突然之間就走的, 誰也無法預料…

我可以想像得到, D弟兄這次回美國, 看到他老父親的遺容, 一定會痛哭一場, 那是外人無法理解的感傷, 但更多的是感動與感謝.

感謝這位現在已經在天上的父親, 最了解他的心志與決定, 感謝這位偉大的父親造就了今日的他, 讓他的血液裡面有同樣滿滿的宣教基因, 對失喪靈魂的負擔永遠是那麼的熱情澎湃.

哲人日已遠, 典型在夙昔. D弟兄父子兩代美好的屬靈傳承, 堅定傳福音服事神的故事, 時時的激勵了我, 也讓我更多的警醒, 我如何在餘生有限的歲月裡面, 也樹立一個良好的屬靈典範給我的下一代追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