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與陪伴

孤獨與陪伴

您曾經有過孤獨(單)的感覺嗎? 不管您年齡多大,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有過這種經歷. 歷來, 文學家和詩人對孤獨多有描述. 詩人楊牧把孤獨形容為“一匹衰老的獸, 潛伏在亂石磊磊的心里”. 也有人把孤獨形容為“無盡的黑夜侵蝕著心靈”, “永不覺得飽足的怪獸”, “讓身心消融, 生命如灰”… 等等.

這一些誇張的文學用詞, 對大部分單單有過短暫孤獨經驗的人, 實在很難理解. 但社會上的確有一些人, 因為某一些特別的處境, 可能正處於這一種心靈極度空虛的狀況, 急需要我們的陪伴與安慰.

興起發光所支持的孤鳥傳道人當中有一位就在C國的K城市, 從事愛滋病患者的關懷工作. 這一位福音工作者S姊妹, 原本是一位婦產科醫師, 收入優渥, 沒有想到神卻把關懷愛滋病患者的負擔放在他心裡面, 於是他就把醫師的工作辭掉, 全力回應神的呼召. 目前S姐妹就在K城市的各個角落, 默默的關懷這一些無法在世人面前曝光, 或者為社會所遠離與排斥的人.

以下就是他最近傳給我的兩個見證分享.

K城艾滋病家庭关怀事工關懷著一群人,人看他们有如枯骨,没有价值,没有存在的意义,他们也看自己在苟且偷活,虽生如死。但神说:“我必给你们加上筋,使你们长肉,又将皮遮蔽你们,使气息进入你们里面,你们就要活了。你们便知道我是耶和华。”

案例见证1 — 照片中的这位奶奶8年前查出感染了HIV,丈夫也因该病去世。之后几年除了一个孩子会偶尔探望她外,其他的孩子几乎和她断绝了往来,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孙子。社区里也有很多人知道她的情况,几乎没有朋友。

她一个人感到非常孤独,常常对着镜子打骂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活着。 相片中 ,在床上的这个塑料娃娃给她许多安慰。這位奶奶平时对着娃娃说话,晚上抱着睡觉。奶奶很期待我们去探访,她说我们是她唯一可以完全敞开说话的人,每次她会说上两三个小时,说完后感觉自己轻松很多。

我想孤独是人最大的痛苦之一,我们的陪伴可能改变不了她生活的现状,但希望让她感受到有人, 有神爱她,她的生命是有尊严和价值的。我们认识的两个月,她以前从来不愿意见陌生人,接我们的电话都非常谨慎,到昨天她说和我们在一起很安全很被爱,可不可以带她参加我们组织的活动,让她可以也能看看外面的世界,交到一些朋友。…..
案例见证2 — 照片中在游泳池中的的母子都是艾滋病人。这位母亲的前男友吸毒并感染HIV将病毒传给她,她和现任丈夫(孩子父亲)结婚后又经母婴途徑传播给孩子。因孩子的父亲没有感染HIV,父亲几乎抛弃了这对母子,只是偶尔回来帮他们交房租。孩子目前11岁,从6岁时发病后反复住院治疗,因此一直未上学。

母子两大多靠医院免费提供的用于实验的药物来治疗,生活也是多方接济才勉强度日。没有朋友也不敢社交。认识她们后带他们到游乐场和水上乐园等地,让他们有机会接触社会,给他们压抑的生活带去一丝亮光。

在探访期间有机会将福音传给他们,并就近找到一间教会,他们开始规律聚会。另连接一些教会弟兄姊妹的奉献,每月帮助他们一点点生活费用。这位母亲好多次流泪说:教会大家庭让他们感受到温暖,真不敢相信她们的生活有了这么大的盼望。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以上這兩個見證分享都是在福音工場真實發生的例子。 雖然他們是屬於社會上極為特殊的一個族群, 但我相信社會的各個角落,像這種長期孤獨的生活著, 或是被社會排斥的人, 一定不在少數。

人口老化, 與家庭結構的改變, 不就產生了很多獨居的老人嗎? 另外譬如一些長期臥床,被家人冷淡,缺乏照顧的。 … 只要我們有心, 我們願意, 我們不管身處何處, 隨時有機會對這一些人伸出溫暖的手, 即使是短暫的陪伴時光, 對他們來講就像無盡黑夜裡的一盞明燈。 祝福您。

**為了保護當事人的隱私, 臉部已經經過遮蓋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