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的鳥與走的鳥: 光芒與迷茫

飛的鳥與走的鳥: 光芒與迷茫

今天早上(10/14/2021), 我在線上跟緬甸福音工作的負責人, 就有關於前方福音工人服事的信心與生命有一些交通.

這位負責人是一位很有生命的福音工人. 在興起發光(All Arise Shine)進入緬甸從事福音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我認識了他, 也深入地了解他信主與服事的過程, 之後確認他是一個對的人, 再由他一步一步開始去做福音拓展的工作.

短短兩三年下來, 興起發光在緬甸的福音工作一年的預算大約有十萬美金. 我們支持20幾個福音工人, 也經由他們做了很多有關於兒童, 難民, 與村莊的福音拓展.

很多人都知道興起發光對孤鳥傳道人有很大的負擔, 也確實在很多地方幫助這一類的牧者. 我們也感動了不少的弟兄姊妹跟我們同行來幫助他們. 但是有不少人還是不了解, 我們是怎麼找到這一些人的.

常常有弟兄姊妹會問我, 你們是怎麼認識這些福音工人的? 又如何確認他們是對的人呢? 這些都是很好的問題, 也是我常常在思考的. 因為福音工人對了, 福音就會有果效, 而且會討神喜悅, 會有榮耀. 福音工人不對, 福音常常沒有果效, 即使有果效也是暫時和表面的, 甚至會引起神的憤怒.

我們對福音工人有一套的辨識流程, 包含充分瞭解他成長的過程, 信主的過程與經歷, 服事神的長短與之間的高低起伏, 生命中創傷與曠野的道路, 如何走出曠野與種種的艱難,…..等等.

等這一些確認清楚之後, 我會盡可能的利用機會去跟他們面對面的認識(如果可能的話), 當確定要支持他們的時候, 我們會從最小額度的支持開始, 再慢慢觀察他跟我們的互動, 與他的屬靈品格, 做事情的原則, 認真負責的態度等等.

經過這種確認的流程, 我們現在支持在多個國家的福音工人可以說是大多數是神國的寶貝, 每天為神在前方的禾場奔跑, 做著各樣榮神益人的事情.

我們支持的這一些福音工人, 沒有一個是剛剛踏入禾場要服事的. 每一個都是在福音工場已經服事多年, 經歷各種生活與服事的艱難, 仍堅持守住崗位不放棄的.

緬甸的福音負責人就用一句話總結了他的服事, 這話說得真好, 也是我們整個支持褔音工人的理念與原則. 他說 — “走先铺好的路,越走越迷茫,先走后铺路,越走越光芒…不是先有神的供应才去做,而是先凭信心去做,后有神的供应…”.

道理很明顯也很簡單. 在福音工作上錢能夠解決的事情有一定的極限. 福音工人必須走出他自己信心的道路, 他的服事才會有榮耀, 也才能持久. 所以愈是曾經跌得個頭破血流的人我們越喜歡支持. 因為他沒有放棄, 仍然堅持在福音工場上, 這就是信心的考驗.

在過去幾年, 在兩三個福音工場, 有其他的牧者傳道介紹我一些福音工人, 希望我能幫助他們, 這些人我最後都決定不予幫助.

通常不幫助的原因歸為兩類, 第一類是這個傳道人剛要踏入禾場, 有一些服事的想法與計畫, 但還沒有付諸行動, 希望我們幫助他. 第二類是, 他已經在褔音工場服事過一段時間, 現在遇到困難, “到處向人家求助”, 希望有人可以在財務上“救他”, 讓他度過難關.

各位弟兄姊妹應該很清楚為什麼我會拒絕這兩類的人. 答案很簡單, 我們只支持在天上飛, 孤單的或受傷的鳥, 這些受傷的鳥學會自己去療傷, 想要再高飛, 偶然我們碰見了, 我們幫助他療傷, 讓他再次啟航, 也與他一起同行, 確保他能夠飛得又高又遠又久.

我們絕不會支持“在地上走的小鳥”. 當他想要飛的時候, 應該自己排除困難自己先學會怎麼飛. 等飛了一段時間真的遇到困難我們再來考慮幫助他.

曾經有一位年輕的福音工人跟我分享, 他知道某山區有一個村莊, 有很多的需要, 也有很好的福音機會, 他想去那裡開拓福音工作, 做這個做那個,….他希望我能幫助他.

我簡單明瞭的回答他說, “在您這個階段我不會幫助你, 你如果有什麼感動與負擔, 應該先憑信心, 勇敢的踏出去, 所有的困難必需求神幫助你, 自己想辦法熬過去, 等你繼續走下去還有困難的時候, 神一定會差派人來幫助你,….”

我們不會幫助哪一些在地上走的小鳥, 我們只幫著在天空飛的鳥. 至於小鳥要怎麼學會飛翔, 我不能教他, 他要自己來, 我們幫不了他.

對於第二類已經服事一段時間, 遇到極大困難, 就到處找人幫忙的, 我們也不幫. 不是我們殘忍, 而是他沒有經過信心的考驗, 而且看錯對象, 他看重人大與看重神, 學不會有困難的時候, 應該先向神求而不是向人求.

這裡舉一個例子跟各位說明就明白了. 去年非洲某一個國家的一位牧師, 透過臉書知道我們在各個地方服事的故事(我猜他應該把中文翻譯才能了解). 主動跟我接觸, 也送我很多的相片與說明, 他在當地包含教會的服事, 孤兒院的服事, 貧窮人家的服事等等.

我之後試著開始了解他的臉書, 訝異地發現這個牧者英文非常好, 常在臉書上用各種募款軟體, 向弟兄姊妹們募款. 連我們在美國用的一些募款方式和平台他也熟也用. 顯然他在這一方面非常的幹練精明, 應該募到不少款項才對.

我對於他這種作為非常不以為然, 不是他聰明靈巧不好, 而是他太沒有信心, 向人求. 於是我採取第一道的冷處理.

想不到他又繼續向我進攻, 繼續的”懇求”, 求我幫助他, 說他真的非常需要幫助,….他甚至從非洲傳簡訊給我(這應該是我在臉書上唯一可以被得到的訊息)幾次, 為什麼沒有回覆他, 回應他的需要,…

這個時候我心中的疑惑是, 他真的是一個神的僕人嗎? 他到底懂不懂神做事的法則與神的屬性? 為何如此向人苦苦的哀求?

像非洲這個牧者的表現與做法, 我在其他國家的福音工人也碰過幾個, 情況非常類似, 都是不斷地哀求我要幫助他們, 否則服事可能就做不下去了. 結果可想而知, 都像這一位非洲牧師一樣, 被我拒絕了.

興起發光各地的服事工作, 經由弟兄姊妹的幫助, 我們投注了大量的資源. 但我們很清楚, 錢與有形的資源不是最重要的. 福音工人的品質才是最根本, 最有價值的資源. 一個有品格又有信心的福音工人, 即使資源不夠, 他也會不斷的向神求活下去, 這種服事會很長久, 也會有榮耀有光芒.

相反來說, 如果要我們先把路鋪好, 福音工人才去走, 那這樣的服事誰不會做呢? 他只會越服事越迷茫, 當供應一斷絕的時候, 他就失去指望, 甚至放棄服事….當然這種服事的果效也是有限的.

興起發光花最多時間的, 其實就是在跟前方福音工人的對談, 與後方弟兄姊妹的交通. 希望他們都可以被神興起. (將來有機會再跟各位談談福音工作的四個興起)

畢竟我能再服事神的年日, 至多也就是十幾二十年, 而神國的福音工作是要持續下去的. 如果前方的福音工人在品格與信心上沒有被淬煉過, 他們怎麼能夠走一條幾十年服事的道路, 遇到艱難不放棄, 榮神益人, 蒙神喜悅, 有神的榮耀呢?

想要服事神的福音工人很多, 但每一個人屬靈的生命都不一樣. 在我們手上有限的資源的限制下, 我們怎麼樣找到哪一些生命與品格是合神心意, 信心也是經過淬煉的福音工人, 以至於他們服事的道路能夠走的長久, 所做的服事也有榮耀, 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這一篇短文就是在說明, 興起發光怎麼在眾多的福音工人中辨認出那些我們能夠跟他同行的人.